<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This page was saved using lishi54 7.1.2.1052 offline browser on 12/03/18 19:46:13.
Address: http://www.puawebsites.com/gs/zhanzheng/kr/25046.html
Title: 郝夢齡:就是剩下一個人 也要守這個陣地_抗日戰爭故事_中華歷史故事網  •  Size: 31955  •  Last Modified: Thu, 13 Jul 2017 16:02:32 GMT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郝夢齡:就是剩下一個人 也要守這個陣地

時間:2017-04-18 責任編輯: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武漢勝利街上有一條小路,名為“郝夢齡路”;伏虎山西北側山腰間,是“郝夢齡烈士墓園”。94歲的郝慧英曾無數次徜徉在郝夢齡路,回憶父親的音容笑貌,也曾無數次到郝夢齡墓祭奠父親的英魂。
  
  “此次北上抗日,吾已抱定犧牲。萬一陣亡,你等要聽母親的調教,孝順汝祖母,關于你等上學,我個人是沒有錢,將來國家戰勝,你等可進遺族學校……”1937年,郝夢齡北上抗日,途經武漢,在家小住。離家前,寫下了這封遺書。“3天后,我們到車站送父親北上,從此就再也沒有見到他了。”郝慧英說。
  
  對于父親急于奔赴抗日戰場的心情,郝慧英是理解的。盧溝橋事變后,郝夢齡兩次上書請纓,要求北上抗日:“我是軍人,半生光打內戰,對國家毫無利益。日寇侵占東北,人民無不義憤填膺,F在日寇要滅亡中國,我們國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關頭。我們應該去抗戰,應該去與敵人拼。”
  
  1937年10月11日,忻口保衛戰打響。郝夢齡任中央兵團長,指揮第九軍和晉綏軍第十九軍、第三十五軍、第六十一軍等,堅守忻口以北龍王堂、南懷化、大白水、南峪線的主陣地。他視察陣地,部署兵力,指導搶修工事,夜以繼日地奔波在最前沿,鼓舞官兵奮勇作戰。他對官兵們說:“此次戰爭為民族存亡之戰爭,只有犧牲。如再退卻,到黃河邊,兵即無存,哪有官長。”
  
  10月11日拂曉,日軍第五師團長板垣征四郎派5000名步兵,以飛機、重炮、坦克作掩護,連續猛攻忻口西北側南懷化陣地。當時援助忻口的軍隊大部分還在途中,郝夢齡趕到前沿陣地指揮。
  
  日軍用飛機、大炮轟炸陣地時,他指揮著部隊躲入掩蔽處;炮火一停,便果斷出擊,用步兵狠狠打擊日軍。雙方多次展開白刃肉搏,近距離互擲手榴彈。當時,平均每日傷亡1000多人,最激烈時一天傷亡達數千人,戰況慘烈。
  
  忻口西北、南懷化東北的204高地一晝夜間易手13次。當再次奪回高地時,有的團只剩下一個營的兵力。郝夢齡在陣地上對官兵們說:“先前我們一團人守這個陣地,現在只剩下一連人還是要守這個陣地,就是剩下一個人,也要守這個陣地。我們一天不死,抗日的責任一天就不算完。出發之前,我已在家中寫下遺囑,打不敗日軍決不生還,F在我同你們一起堅守這塊陣地,決不先退。我若是先退,你們不管是誰,都可以槍斃我!”
  
  16日凌晨,中國軍隊分數路撲向日軍陣地。參謀處長李文沼請他進指揮所洞內休息。他卻說:“我在前線督戰是自己的任務,是自己的本分,豈能畏縮不前?”官兵們再三勸阻,他只是說:“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凌晨5點,郝夢齡繼續帶兵前沖,日軍潰退時以猛烈火力掩護逃跑,郝夢齡連中兩彈,英勇殉國,成為抗日戰場上犧牲的第一位軍長。
  
  郝夢齡戎馬一生,與家人待在一起的時間并不長。“直到父親犧牲,我們相處的日子加起來還不到一年。”郝慧英說,“但父親給我講過四句話,一個人要愛國家,愛百姓,要不愛財,不怕死。這四句話,我記了一輩子。”
相關文章推薦:
  • 郝夢齡:第一位戰死沙場的中國軍長
    頂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