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This page was saved using lishi54 7.1.2.1052 offline browser on 12/03/18 19:46:12.
Address: http://www.puawebsites.com/gs/zhanzheng/kr/16305.html
Title: 南京大屠殺時日兵發泄獸欲之地(圖)_抗日戰爭故事_中華歷史故事網  •  Size: 37054  •  Last Modified: Thu, 13 Jul 2017 15:59:53 GMT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南京大屠殺時日兵發泄獸欲之地(圖)

時間:2013-12-08 責任編輯: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南京大屠殺時日兵發泄獸欲之地
  南京大屠殺開始后,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是獸兵像獸類那樣泄欲的地方。他們成群結隊地乘黑夜爬墻挖洞進來,像小偷般地摸索進屋,又像猛虎般地發泄獸性!慘叫聲、哭喊聲撕心裂肺。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南京難民叫做“華小姐”的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美籍教授明尼·沃特琳,是一位非凡的女性。直到五十年后的今天,我在南京的大街小巷采訪這段史料的時候,許多老人還念念不忘地贊頌她和懷念她。她是當時南京女同胞的保護神。
  
  五臺山下宮殿般華麗的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是安全區中專門收容婦女兒童的避難所。它像苦海中的一片綠洲,給苦難的同胞帶來生的希望。
  
  綠洲上的羊群自然是餓狼般的獸兵掠奪和充饑的對象。據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七日的統計,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當時收容婦孺約四千人。后來走廊上和屋檐下都擠滿了人,大約有七千多人。管理這個收容所的就是金發碧眼的沃特琳教授,她的中國名字叫華群。
  
  華群是于一九一二年二十六歲時來中國教書的,先在合肥當女中校長,七年后至南京任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教育系主任兼教務主任。受過她保護的金秀英、邵素珍、張鏡軒等大娘向我描述了她的形象:瘦長個、高鼻梁、長長的臉上有一對湖藍色的善良的眼睛,上穿西裝,下著毛裙,五十歲左右的年紀。她常常手拿一面美國星條旗站在校門口看守大門,不讓無關的人員進來。有人說她腰上插著手槍。
  
  她的學識、志氣、能力和人格,都使中國人崇敬和欽佩。她把幾千個人組織得井井有條,從住房編號、飲食衛生到出入大門,都有嚴格的制度。
  
  紅了眼的日本兵端著槍沖進校門。華群先是說理,后是阻擋。文明的教授哪里擋得住野蠻的日軍?獸兵們得到了瘋狂的滿足。華群兩眼淚汪汪,她只有報告和抗議!
  
  一天上午,六個日軍從五臺山邊的竹籬上爬進校園,她立即趕去抗議,被兇狠的獸兵打了幾個耳光。她不屈。日軍從校園里搜捕了幾百個中國兵,華群小姐發動婦女們去認領自己的“兄弟”、“叔叔”和“丈夫”!七十三歲的金秀英對我說:“那天我認了三個,一個叫叔叔,一個叫大兄弟,還有一個叫侄子,日本人‘吐嚕’一聲,就放他們走了。那三個人朝我作揖。我說,快走!快走!”
  
  女子文理學院是獸兵像獸類那樣泄欲的地方。他們成群結隊地乘黑夜爬墻挖洞進來,像小偷般地摸索進屋,又像猛虎般地發泄獸性!慘叫聲、哭喊聲撕心裂肺。美麗和善良被破壞和打碎了,偉大的母性遭到了凌辱!慈善的華群憤怒了!鐵門緊閉著。兩輛日軍的汽車吼叫著要開進校門搶劫婦女。華群手握著星條旗要日軍的汽車走開,日本兵沖下車拉開鐵門,華群挺立在門口,像帆船上的桅桿?ㄜ嚺鹬鴽_過來,華教授急中生智,把手中的星條旗扔在汽車前。汽車停住了,日本兵的汽車輪子不敢碾軋美利堅的星條旗!
  
  十二月十七日,是星期五。這天晚上,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又遭到了不幸。十五的月亮慘白地映照著飛檐彩繪的校門,二十幾個婦女被上了刺刀的日軍從房子里拖出來。婦女們哀求著,哭泣著,跪在地上。華群、德威南夫人和陳夫人一起阻擋。這時,費吳生開著汽車送密爾士牧師和史密斯教授來這兒值班,日軍揮著刺刀不讓他們進校。雪亮的手電光在美國人的藍眼睛上掃來掃去。教授和牧師的說理換來的是搜身和擲掉他們的禮帽。一位操著蹩腳法語的日本軍官抓住華群教授拖上卡車。憤怒地抗議了一個多小時,美國人才恢復了自由。這天晚上,日本人還是搶去了十二名姑娘。她們秀發蓬亂,明亮的眼睛失去了神采,花一樣青春的臉色慘白了。
  
  收容所里的婦女們都改變了她們本來的容貌。嬌美的臉上抹了鍋灰,柳絲般的秀發剪短了,有的剃了光頭,頭上扣上了一頂禮帽或包了一塊藍頭布,身上裹一件黑色的棉袍,富有曲線的苗條的身段消失了。這一切,都是為了防備狼的踐踏和保護自己的純潔!年輕、活潑的姑娘都成了不男不女的丑八怪。她們愁容慘淡,淚痕斑斑,面頰上失去了平日的笑!
  
  不知是耐不住寂寞,還是愛美的天性誘惑了她們。有一天上午,十幾個年輕的女郎洗凈了臉上的鍋灰,各人抱著一個包袱來到校園的假山上,山上有一片樹林。她們脫掉黑色的棉衣棉褲,換上了紅緞綠綢的旗袍。多日不見自己青春的容顏了,姑娘們你看看我笑,我逗著你樂,竹林中充滿了歡聲笑語。
  
  笑聲招來了是非和橫禍。竹籬外邊開過了日軍的汽車,車上的鬼子狂叫著:“花姑娘!花姑娘!”汽車沖進校園。華小姐趕來了,她一見十多個姑娘這一身美麗的打扮,氣得流出了眼淚:“你們不聽話!你們出去,都出去!”
  
  姑娘們淚汪汪地走出了金陵女子文理學院的大門。她們落入了虎口!華小姐哭了。難民們有的哀嘆,有的怒罵:“不要臉的臭貨!”
  
  華小姐是一位有血性的女性。她最痛恨沒有骨氣的人。一群身穿和服的日軍妓女在日本兵的陪同下,恣笑著來參觀婦女收容所。華小姐遠遠地冷眼看著她們。突然,花枝招展的妓女們向苦難的人群撒出去一把把的銅板和糖果。像見了魚的貓,無知的女性你爭我奪地在地上又搶又撿!有幾個銅板一直滾到桌子底下,有人撅著屁股爬進去撿出來。日本人高興了,男男女女拍掌大笑。國際委員會的德國人、美國人、英國人臉紅了。
  
  收容所恢復了平靜。華小姐氣哭了,她痛心地給女同胞們說:“仇人扔東西給你們,你們為什么去撿?是金子也不應該撿!你們不但失了中國人的面子,連我華小姐的面子也給你們丟光了!”
  
  華小姐在中國度過了她生命中最寶貴的時光。這位勇敢、熱情、剛毅的女性與中國人民風雨同舟。她沒有結婚。她愛中國勝過愛她的祖國。已經七十多歲的張鏡軒老大娘告訴我:“華小姐會講中國話。有一次我去晚了,粥沒有了,華小姐把自己在吃的麥粥給了我,她問我會不會寫字,她對我說:‘你們不要愁,日本要失敗,中國不會亡!’”
  
  當南京城里掛滿太陽旗、行人手臂上都套有膏藥臂章的時候,明尼·沃特琳絕不允許太陽旗進入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她在門口站著,進出的人戴有臂章的都得摘下來。她說:“中國沒有亡,不能戴這個。”有個十四歲的小孩戴了膏藥臂章提著竹籃給姐姐送飯。華小姐招招手:“你為什么手臂上戴這個東西?”
  
  小孩不知道,搖搖頭。
  
  她親切地說:“你不用佩太陽旗,你是中國人,你們國家沒有亡!你要記住是哪年哪月戴過這個東西的,你永遠不要忘記!”說完,她把它取下來。孩子點點頭。難民區的同胞都感動了。
  
  可惜,華小姐沒有看到太陽旗從南京城落下來的那一天。她因病離開中國的第二年——一九四一年五月十四日,年僅五十五歲的明尼·沃特琳在美國印地安那州自殺了,閉上了她湖藍色的眼睛。在遺書里,她這樣解釋自己的身世:“與其因精神錯亂而痛苦,不如死去更輕松。”這位堅強的女性在浩劫期間保護了不計其數的中國婦女,但身為一個弱女子的她也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更多女性在她面前被拖走、強奸、殺戮。她曾在日記中寫道:“這種重擔,我不知道還能承擔多久,真是可怕得難以形容。”但她在選擇離開人世的那一年,仍然對朋友們表示:“我如有兩個生命,我還要為華人服務。”(文/福寧客)
相關文章推薦:
  • 古代女性的神秘用品(圖)
  • 毛澤東孫子毛新宇題字大全(圖)
  • 讓人心痛的毛澤東晚年照(圖)
  • 柳巖g奶 性感圖集
  • 天安門都掛過誰的畫像?(圖)
  • 習總書記罕見舊照(圖)
  • 圖說:新中國四位總理
  • 世界最原始部落的裸體女人(圖)
  • 史上最經典的20張完美裸照(圖)
  • 原始部落女人竟讓野豬吸乳(圖)
    頂一下
    (102)
    87.2%
    踩一下
    (15)
    12.8%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