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中國故事 >

賀龍元帥的最后一日

發布時間:2011-05-19 21:52:26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林彪當國防部長后怕風,怕光,怕悶,不敢進辦公室,毛澤東讓賀龍主持軍委常務工作。林彪整羅瑞卿,賀龍保羅瑞卿。這下林彪說賀龍“陰謀奪權”,連賀龍一塊整。文革一開始,林彪把誣告賀龍搞“二月兵變”信呈毛澤東;接著報告賀龍有槍支,在體委有120部電臺,說賀龍是“刀客”,要刺殺領袖,挑撥賀龍與毛澤東的關系。他對吳法憲說:“賀龍要派人奪你的權”;他對李作鵬說:“賀龍實際上是羅瑞卿的后臺,他采取種種卑鄙手段拉了一批人來反我”。
  
  1933年賀龍槍斃了蔣介石特派員熊貢卿。1967年,葉群神通廣大,找到武漢第20中學教員晏章炎(當年負責此案的國民黨南昌行營二廳廳長晏勛甫兒子),這個人栽贓賀龍與熊貢卿勾結叛變未遂。林彪又把此誣告信呈給毛澤東。八屆12中全會上,膽大到敢于給副統帥帶綠帽的葉群又突然悍然無忌地加碼拋出賀龍在湘鄂西根據地接受蔣介石秘書長策反的假材料,三番五次的欺騙,鋪天蓋地的瘋咬,毛澤東終于信了,說賀龍不保了。林彪斗爭勝利。“黃吳李邱”中央二辦幾員大將立即把賀龍關押到西山半山腰的私設監獄。
  
  賀龍在監獄受盡虐待屈辱凍餓后,戰爭年代一系列舊病復發,經過“黃吳葉李邱”研究,最后交給了統管全軍醫院的邱會作對賀龍施行醫療專政。賀龍嚴重的糖尿病經過一系列的拖延不給食不給藥不治療非人折磨后,進入病危階段。5月份曾腦缺血失語,摔到7次;6月4日開始不能進食;8日,頻繁惡心,嘔吐不止,吐出膽汁。267醫院醫生在病歷上寫“不要像對待好人那樣對待他們”,“右派是從反面教育我們的人。凡是反動派,你不打,照例不會自己跑掉”,然后寫下診斷為糖尿病,代謝性酸中毒,伴有昏迷,脫水,伴有循環衰竭,很正確。但不作尿糖、酮體和血糖檢查,不用胰島素治療;不但不給胰島素,還作相反治療,輸進元帥體內百分之十葡萄糖2000毫升,對元帥病情起到加速惡化作用。
  
  6月9日,凌晨,專案組報告“黃吳李邱”賀龍病危,交給邱會作辦。邱會作告訴秘書,通知301醫院院長靳來川,賀龍病危,賀龍專案組可能要找你們。如果找你們,叫你們派醫生,不要派主任醫生去,派一般醫生就可以了。醫院是治不了要死的病的。
  
  靳來川接到邱會作秘書電話,立即把邱部長的指示告知了副院長曹根慧:賀龍專案組要找301給反革命分子賀龍看病,邱部長指示,可以派醫生去,但絕對不能派主任去。我們還是要緊緊掌握醫療為政治服務的原則。
  
  6月9日凌晨4時,睡夢中的曹根慧接到了賀龍專案組電話,說賀龍病情嚴重,糖尿病晚期,要301醫院派醫生去。曹根慧說明白了,你們等著吧。他有些煩,反革命分子有病,半夜三更打電話!他不耐煩地打電話給醫生,要醫生去出診,并且不告訴醫生賀龍的病情,不告訴帶上對癥的藥物和器械。醫生問:“是什么病”?曹根慧不耐煩地說:“你們帶個出診箱去看看就行了”。木頭疙瘩!
  
  兩名醫生又找車隊要車,車又一直未到,一直說馬上到。等他們到駐地一看,很明確,糖尿病,考慮酸中毒,病情危重,但莫名其妙,他們只給元帥取尿樣,要從西山送豐臺藥檢所檢查。來回要多長時間?元帥血壓在下降,高壓70,低壓40,必須馬上送醫院!醫生給曹根慧打電話報告:病人是酸中毒,血壓很低,病情危重。
  
  曹根慧還在睡覺,懶洋洋地說,咹?你們先看一下,作些必要的處理。啪!放了電話。
  
  醫生考慮必須馬上送回醫院,又打電話,又說病人是糖尿病酸中毒,必須送回……。
  
  曹根慧說:“好吧,好吧”。又放了電話。醫生琢磨“好吧好吧”]院長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又打電話核實,啊,是同意。腦子不靈光!
  
  昏迷中元帥離開西山時,突然悄悄對夫人說:“那個醫院不是我去的地方,他們要害死我”!8時55分元帥被送入301醫院14病室,原師干病室。病室立即報告了曹根慧。曹根慧指示:邱部長多次指示醫療要為政治服務,病人是專政對象,搶救工作只能局限于你們本病房,不能找專家,不能找主任,不能找其他病房醫生參加搶救。
  
  這樣,首先解決治病的政治方針和原則就一直拖到了10時左右,1個半小時內,未對元帥的糖尿病昏迷進行搶救。病房仍然未查元帥的尿糖和酮體。病人休克昏迷不醒,應該給大劑量充分的胰島素,應該靜脈注射,初次靜脈注射應該給40個單位,都是常規,但不作為。10時22分,元帥血糖為1470毫克百分之。醫生只給百分之5葡萄糖200毫升加胰島素40單位。給為重病人胰島素方法太稀釋,太不合理。元帥入院6個小時,只用液體1310毫升,未用生理鹽水。由于未補充足夠液體,入院導尿400毫升,隨時間消失,只有20毫升了。
  
  病房看病人危在旦夕,請示曹根慧,可否請主任到病房參加搶救?曹根慧斷然說:不行!然后又請示,他才說,那就讓主任看一下吧。病人眼看就不行了,病房請示給病人會診。曹根慧問,還要會診嗎?那意思是說還沒有斷氣呀?病房說,情況嚴重得很,得會診。曹根慧臉色很難看,冒寒氣,感覺這要違背邱部長指示的,怎么辦?。他勉強地確定了幾個名單,緊病慢醫生。他說,兩個小時以后會診吧。會診只能聽病情介紹,不能看病人,不能查體。這種會診有點像清朝在帷幔外拉一條線給皇妃診斷,虛應故事。
  
  兩個小時以后,在病房的文娛室里,請來了幾個專家。醫生簡單介紹了元帥的病情和化驗結果。甲主任說,為什么不能看病人?不能詳細看病人,只能提出一般性意見。乙主任拿過胸片看了看,說從胸片看,判斷有炎癥。丙主任提出一個抗感染方案。然后會診勝利結束。賀龍元帥遇到了世界上最離奇的會診。1個半小時以后,元帥終于如他所言,被害死了。曹根慧立即把喜訊報告了邱部長。林彪自我爆炸后,發現在元帥用過的一個小本子上他寫了很多“冤枉”兩個字。“冤”字寫得又粗又大。

相關文章推薦:
  • 揭秘:賀龍五位子女的現狀
  • 賀龍元帥簡介,賀龍怎么死的?
  • 賀龍元帥的子女今何在?賀龍簡介
  • 賀龍和林彪結怨始末
  • 賀龍女兒和長征的故事
  • 賀龍家族中讓人震驚的女漢子
  • 賀龍簡介,賀龍小時候的故事
  • 賀龍元帥讓人震驚的家族背景
  • 賀龍的故事:一根油條引發的整風
  • 賀龍:“我們官兵要有鹽同咸”
    頂一下
    (29)
    72.5%
    踩一下
    (11)
    27.5%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