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中國故事 >

周恩來一生中的四次痛哭

發布時間:2013-11-02 20:00:38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人們所熟悉的周恩來總理,或者溫文爾雅、和藹可親,臉上洋溢著光彩照人的明媚的微笑;或者威嚴冷峻、堅定頑強,目光里閃爍出鋼和冰的性格。然而,“重冰覆蓋下的一座火山”還不是全部的周恩來。在我跟隨他的幾十年中,深深感動我的還有另一個公開場合所不易見到的周恩來,這就是至情至性奔放不羈的周恩來。
  
  我曾見過周恩來站在西花廳的海棠樹下,仰面觀花;樹上花開似錦霞,他獨個兒神思悠悠,四周圍人跡渺渺,就那么久久地沉浸在靜溫無言的美妙的遐想中;我也曾見過周恩來躁動不已地在屋里踱來踱去,急步聲中,兩眼時而漆黑,時而打閃一樣迸出火光,由于受到內心激烈情緒的沖撞而戰栗著握緊拳頭……
  
  他的自控自制能力極強,但是他的感情也太豐富太充沛,所以仍然不乏失去自控自制而任由情感自然流泄的時候;喜怒哀樂都有不形于色的時候,也都有自然流泄的時候。比如我多次見到總理淚水涌流,難過傷心,悲不自勝。
  
  其中印象深刻,使我心靈震顫的有四次。
  
  第一次是1942年7月,在重慶市紅巖村發生一件意外的事,就是周老太爺突然中風了。
  
  周老太爺就是周恩來的父親周劭綱,我們工作人員都按那時的社會風俗稱他周老太爺,鄧穎超大姐叫他老爺子。因為周恩來和鄧穎超在重慶住的時間長,相對比較穩定,所以周恩來的父親和鄧穎超的母親都先后來到重慶。
  
  周恩來的父親與鄧穎超的母親是風格氣質不同又一樣受人尊重的老人。鄧母主要穿旗袍,個子比鄧穎超稍高一些,有文化修養,有大家風度,用當時的標準衡量是比較現代派的。周老太爺與他的兒子周恩來身高差不多,但氣質上顯老派,常穿夏布或黑綢的長袍,老實、忠厚、膽小。
  
  南方局在重慶的公開活動陣地,主要是紅巖村、曾家巖和新華日報社。
  
  曾家巖50號在城里,是一幢三層小樓,對外稱“周公館”。周恩來住這里時間并不多,因為它離國民黨首腦機關所在的上清寺地區太近,周圍環境相當復雜,無論去哪里,都須經過一條通向崖邊的馬路,而路旁一所白色磚墻的三層小樓,就是國民黨軍統特務頭子戴笠的住宅。“周公館”進出之人,都要在特務頭子眼前曝曝光。為了安全起見,周恩來住紅巖村,只有在城里辦公辦得太晚時,才在曾家巖50號休息。
  
  紅巖村是18集團軍駐重慶辦事處所在地,距市中心區約5公里,有一片不小的山地,是個果園農場,由南方局和辦事處的人員自己動手蓋起來的一所三層樓房。周老太爺來重慶后,大家看他老實忠厚,怕他出門被國民黨特務騙走,安排他住在了紅巖村。
  
  這里四周住戶少,相對比較安全。
  
  周老太爺身體本來挺好,氣色也不錯,屬于那種不生事不惹非,安分過日子的人。除了喜歡喝點酒,沒有其他嗜好也沒什么事要操心。我們照顧他也只是關照他少喝酒,少出去走。沒想到會鬧什么病。
  
  1942年6月底的一天,董必武、鄧穎超、錢之光等人都聚在周恩來的房間里等車。南方局、新華社、18集團軍駐重慶辦事處共用一輛車,平時主要是接送秘密客人和送急病號使用,司機段廷英任勞任怨是個很好的同志。今天就是等他開車來送周恩來住院做手術。初步診斷,周恩來患的是膀胱膿腫。
  
  等車的工夫,大家聊些閑天,正在講話的是董必武。董老說話慢條斯理,但是很幽默。他早晨擠公共汽車碰上了張國燾。本來錢之光勸他不要坐公共汽車,小段忙不過來可以雇個馬車坐。那時周恩來和董必武常坐馬車,雇來很方便,比現在某些城市叫出租車還便當。
  
  董必武說:“擠公共汽車有什么?你看參政會那個張國燾,他不是照樣沒汽車,也跟大家一起擠公共汽車嗎?我今天又撞上他了。”
  
  鄧穎超說:“國民黨也用完他了,他也沒搞出啥名堂。”
  
  錢之光撇撇嘴:“當個特務,混個參政員,連個小車也沒混上。”
  
  當時,董必武、鄧穎超等七位同志為中共的參政員,開參政會常碰到張國燾,雖然也點個頭算是打招呼,但張國燾自覺無顏,常常很尷尬。
  
  “在陜甘寧邊區叫他當個副主席,他嫌小不肯干,”董必武抹抹兩撇胡子,哂笑道,“他來重慶當主任,他這個主任沒汽車,雇馬車也發生經濟困難……”
  
  “這就是叛徒的下場,就值那么個價兒。”我在門口插一句,聽到了我們的汽車聲,“周副主席,車來了,走吧。”
  
  周恩來住進了歌樂山中央醫院。經過住院進一步檢查,決定動手術。情況報到延安,毛澤東主席給董必武打來了電報:“恩來須靜養,不痊愈不應出院,痊愈出院后亦須節勞多休息,請你加以注意。”
  
  董老當然很注意,他與鄧穎超、錢之光等天天輪替著到醫院看望周恩來?墒蔷驮谶@時,周老太爺突然中風,那時的醫療技術不行,送醫院沒搶救過來,很快就死了。
  
  一個難題馬上擺在了董必武、鄧穎超等人面前:要不要把這一消息告訴周恩來?如果告訴,周恩來刀口未痊愈,他又是孝子,又是中華民族敬老傳統的典范,大悲大痛不利于身體且不說,還肯定會跑出醫院奔喪……
  
  “我看暫時不能告訴周公。”董必武拿主意說,“大前年他去紹興省親,見了族長三鞠躬,見了姑丈推至上座執晚輩禮,不敢以政治部副部長自居,F在父親去世,他必然不肯再留醫院。”
  
  “先不要告訴他了,這邊的喪事我們先辦著。”鄧穎超同意董必武的意見,“天氣太熱,尸體不好保留,先堅持幾天看看,到時候看周公身體恢復情況再決定。”
  
  于是,周老太爺去世的消息就瞞了周恩來。
  
  然而,周恩來的目光何等敏銳,心思何等細密?瞞一天可以,瞞兩天就被他察出異常了。當時我在醫院照顧他,傍晚時,他忽然問:“董必武怎么兩天不露面?”
  
  “可能忙吧?”我含糊道,“南方局可能有事?”
  
  “滑稽。”周恩來不滿或生氣時喜歡說這兩個字。我能感覺到他那銳利的目光正在我臉孔上掃瞄,故意裝著清理衛生,有事沒事也要干點事?墒,周恩來叫住我:“你不要亂找事了。我問你,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周恩來太厲害了,他怎么一下子就猜想到是家里出事了?
  
  “沒聽說什么事呀。”我努力鎮定自己,“南方局……”
  
  “你不要南方局,南方局。”周恩來真火了,“南方局越有事他們越往我這里跑得勤,怎么會不露面?滑稽!”
  
  我一怔,被噎住了?刹皇菃?越有大事急事,董必武他們越來得勤,甚至幾個人一起來,請示商量。南委組織部長被捕叛變,帶領特務破壞了廣西省工委,董必武和鄧穎超就是當即趕到周恩來這里,馬上商量決定將受到威脅的湖南省委書記高文華調回重慶。如果又發生了什么大事,怎么可能不露面呢?
  
  “他們研究什么事,也不會告訴我呀。”我終于找出一條理由。周恩來用狐疑的眼光最后打量我一遍,揮揮手不再說什么。他顯然不信我講的話,但也不好再逼我。不該知道的不要問,不該說的不能說,這是他嚴格遵循并且嚴格要求我們必須做到的原則和紀律。
  
  第三天,吳克堅來了。他問候周恩來也罷,匯報一般情況也罷,周恩來都不作聲,兩眼就那么望著吳克堅,目光嚴肅、真誠、認真。吳克堅再有城府再有水平也承受不起周恩來的目光,越來越不自然,臉上的肌肉全僵硬了,笑不像笑,哭不像哭地勉強問一聲:“周副主席有什么指示?”他似乎急于想溜,舌尖在干燥的嘴唇上舔過一下,很快又接一句:“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家里是不是出事了?”周恩來劈頭問了這么一句。
  
  “沒、沒什么……”吳克堅僵笑著聳起肩膀,攤開兩手。
  
  “要是不能說,你就不要講話。”周恩來突然嚴厲起來。他平時和藹可親,所以稍露嚴厲,分量就十分重。“但是不許說假話!我再問一遍,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吳克堅嘴唇翕動一下,沒作聲。
  
  沉默中,周恩來點點頭,聲音轉柔和:“這就對了,你回去吧。”
  
  吳克堅剛走,周恩來就要下床:“小何,我馬上出院。”
  
  “哎呀,”我忙上去攔擋,“不行,剛拆線,你傷口還沒愈合好……”
  
  “你不要講了,我一定要出去。”
  
  我明白,事情到這一步,誰也攔不住了。只好退一步說:“那也得辦出院手續,要車來接啊。周副主席,我現在就去聯系,你先躺下歇歇……”
  
  靠這個辦法,才攔住周恩來沒有馬上走。辦過手續,向董必武聯系后,大家都知道攔不住了,第二天一早就來車接周恩來回紅巖村。
  
  下車時,周恩來已經感覺到氣氛不對,臉色變得蒼白,也不多話,匆匆奔向辦公室。他過去走路快,但現在刀口沒全長好,這樣的急步令人擔心。我想追上去挽扶,被他甩開了,一溜小跑似地進了辦公室。
  
  鄧穎超聽到響動,正迎出來,周恩來已經搶先一步跨入辦公室,一眼看到鄧穎超臂上的黑紗,猛地停下腳步,恰似面前突然橫出一道萬丈深淵,仿佛再走一步就會墜入黑沉沉的淵底。
  
  片刻的驚愕,那沉甸甸的寂靜給我留下極深的印象。周恩來那濃黑眉毛下的兩只本來十分精神的兩眼剎那間變癡變僵,直瞪瞪地望著鄧穎超,凝固了。好像很久,又像只有兩三秒的時間,當鄧穎超臉上浮起一種歉意而又悲痛的神情欲有所言時,周恩來才猛抽一口氣,從惡夢中驚醒一般,目光忽然惶恐地戰栗了,他的嘴唇抽搐著,睫毛抖得厲害,好像內心受到猝不及防的巨大沖撞,全身都跟著顫抖起來,終于從胸腔里沖出一聲:
  
  “怎么,怎么回事?”周恩來從來不曾這樣失控失態地顯出慌亂,以致于鄧穎超難過地低下頭,沒有敢說出話。周恩來已經左右扭動著頸項,連續問著:“出了什么事?到底出了什么事?”
  
  其實,以周恩來的聰明,早已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他只是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這一悲痛的現實。
  
  “老爺子……去世了。”鄧穎超終于小聲地說了一句。
  
  周恩來的身體一陣悸顫,隨即搖晃一下,我忙扶住他左臂。他沒有感覺,兩眼仍然癡癡的,好像還無法接受這一現實。鄧穎超繼續小聲說:“中風,很快就不行了,三天前去世的……”
  
  周恩來靜靜地站著,嘴唇微張著一直在顫栗,凝滯的眼睛里慢慢地沁出一眶淚水;我聽到了他的呼吸聲,并且越來越清晰,那是鼻腔和喉嚨壅塞的原因,這種粗重顫動的呼吸終于變成抽泣呻吟的節奏,淚水已經盈滿眼眶,泉水一樣漫溢下來,豐饒地淌過灰白的面頰。
  
  我在心里叫著:周副主席,你要節哀,要注意身體啊。但我一句也說不出口。皖南事變時我見過他哭,但這一次的哭與那一次不同。究竟不同在哪里?我一時還說不準……
  
  驀地,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嗚——”我聽到一聲長長的凄哀的號哭,周恩來的手捂到臉上,仿佛流淚已經無法減輕內心尖銳的痛楚,他終于松開喉嚨,大放悲聲,并且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在場的人,有的驚愕,有的慌張失措,有的難過地跟著一起掉淚。我也流淚了,因為我終于聽出這一次的哭聲與以往的不同。這是大忠大孝的哭聲,帶著我們民族的濃厚氣息,帶著傳統和倫理道德的力量,凝聚了五千年文明的氣勢,猛烈地迸發而出。這哭聲使我心靈震顫,生出一種悲壯的轟轟烈烈之感;望著痛哭失聲的周恩來,我忽然對我們的民族,對我們的黨,對我們黨的領袖生出一種新的深刻一層的認識。我隱約明白了一個道理,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團結人民,之所以有長盛不衰的力量,成為凝聚人民和民族的核心,極重要的一條原因就在于她繼承和發揚著我們民族優秀的文化傳統和人類五千年所創造的一切文明……
  
  鄧穎超大姐和幾位同志趨前勸慰,扶住周恩來不讓他躺倒在地。周恩來坐在地上,兩只腳前后捯動,突然地抬起頭來。悲痛、怨懣、懊悔、憤怒在剎那間爆發出來,淚飛如雨,斥聲似火:
  
  “你們沒爹?你們怎么能這么做?啊,嗚嗚,他是我父親!”哭聲斥責聲此起彼伏,連續不斷:“我父親死了你們封鎖我,馬克思主義也沒說不要爹!馬克思主義也不能說親生的父母都不要了,嗚嗚……”
  
  鄧穎超不敢再勸,也勸不了,趕緊叫來董必武。董必武不安地上前說:“恩來同志,我們本意……”
  
  “你沒有爹?”周恩來痛哭失聲:“嗚嗎……你們搞封鎖,我父親死三天你們不通知我一聲,他是我父親!嗚嗚,不敬父母,不忠不孝,那算什么共產黨員?!”
  
  “恩來同志,唉,大家是為了你的身體。”董必武彎著腰,俯身小聲解釋:“大家怕影響你的傷口啊……”
  
  “我也不是你們通知我,我就活不了啦!嗚嗚,他是我父親,沒有父親有我嗎?這是人之常情么……”
  
  “大家也是好心,”董必武難過地搖搖頭,“我們考慮不周。恩來呀,你就不要上火了。”
  
  周恩來抹著眼淚,抬起頭:“國民黨本來就攻擊我們沒人情,不尊祖上,六親不認,你們還敢封鎖我。整整封鎖我三天!”
  
  “我們考慮不周,都是我們考慮不周。”董必武連連自責,周恩來的哭聲減弱一些。董必武趁機進一步解釋:“恩來呀,決定你動手術,主席很關心,專門給我們打來電報,你看么,‘恩來須靜養,不痊愈不應出院,痊愈出院后亦須節勞多休息,請你加以注意。’電報打給我,叫我加以注意,我得完成主席的囑托啊,不能不考慮你的身體情況啊。主席說不痊愈不應出院,我怎么辦?我也難哪,考慮來考慮去,現在看來考慮得還是不周到。事情已經這樣了,還請你原諒。主席還囑托‘出院亦須節勞多休息’,叫我加以注意。恩來同志,節哀吧,注意身體,這是主席的要求和囑托,也是大家的希望……”
  
  周恩來流著淚看過毛澤東的電報,在董必武的勸說下漸漸止住痛哭,依然流著淚問:“我父親的遺體呢?”
  
  “保留著。”董必武趕緊點頭,“天氣太熱,弄冰困難,我們在山上搭了個棚子,遺體停放在山上。”
  
  周恩來從地上站起身,一邊擦淚,一邊走到桌前,拿筆拿紙,略想想,淚水又涌得多流得急了。他用衣袖用力擦一下淚,開始揮筆疾書,嘴唇緊閉,受到極大委屈似地嘟著,很快寫下幾行大字,交我說:“馬上給主席發電。”
  
  我送電文時,看了那內容。顯然,周恩來的悲痛還需要排遣。他不好繼續對大家發火,也不想再多批評,毛澤東主席便成了他唯一能訴說委屈和悲痛的人。
  
  “主席,歸后始知我父已病故三日,悲痛之極,抱恨終天。當于次日安葬。”
  
  文發出,很快便接到毛澤東的復電慰問:
  
  “尊翁逝世,政治局同人均深致哀悼,尚望節哀。重病新愈,望多休息,并注意以后在工作中節勞為盼。”
  
  周恩來當天即拖著未曾痊愈的病體,上山為父親守靈。他戴著黑紗,邁著沉重的步子登上山,南方局和18集團軍駐京辦事處的許多同志跟隨在后。來到停尸的席棚前,周恩來站住腳,深深地三鞠躬,而后默哀。
  
  尸體蓋著白布,四周圍熏著香火和艾蒿,因為天熱,用冰極困難,所以用了這種土法來護尸驅味。
  
  周恩來走到尸體前,自己揭開白布,最后瞻仰了父親的遺容,再次三鞠躬,然后就在靈前坐下來。沒人能勸他回去休息,也沒人敢勸他離開。他守靈一夜,第二天仍然不肯回去稍息,一直守到下午起靈。
  
  工作人員用擔架將尸體抬下山,放在馬車上,送往小龍坎。我們在那里買了塊墓地,辦事處的人死了都埋在那里,周恩來的父親,鄧穎超的母親以及毛主席在重慶談判期間被國民黨兵打死的李少石同志等20多人,先后都葬在了那里。
  
  周老太爺落葬時,周恩來填了第一鍬土,然后大家才開始幫忙填土。堆起墳后,又是周恩來堆最后一鍬土,仔細將墳頭拍實修理整齊。
  
  周恩來在墓前向父親默哀,向父親深深地鞠躬,鞠躬,再鞠躬。他那淚花迷離的兩眼中,流出深深的憶念和哀痛……
  
相關文章推薦:
  • 唐玄宗一生中的三大極品女人
  • 揭秘鄧小平一生中遭遇的七次暗殺
  • 盤點:毛澤東一生中愛讀的八部書
  • 漢武帝一生中最重要的四個女人
  • 毛澤東一生中10張經典微笑照
  • 毛澤東一生中最傷心的15次痛哭
  • 揭秘:毛澤東一生中神秘離奇的“28”謎
  • 細數曹操一生中的十大亮點
  • 宋慶齡四次不為人知的哭泣
  • 揭秘:毛澤東一生中的三次微服私訪
  • 頂一下
    (99)
    80.5%
    踩一下
    (24)
    19.5%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