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劉繼興專欄 >

毛澤東交往最多的老同學

時間:2011-06-01 責任編輯: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從現存文獻考證,毛澤東交往最多的老同學是周世釗。兩人既是經常作詩填詞應對唱和的詩友,又是相處融洽無話不談的知己。周世釗是詩詞大家,是毛澤東的同學、摯友、諍友、畏友,更是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詩詞的傳播者和注釋家。
  
  周世釗,字敦元,別號敦元、東園。1897年生于湖南省寧鄉縣。九歲入學。1913年春考入湖南省立第四師范,后并入湖南省立第一師范,1918年秋畢業,與毛澤東同窗五載,情誼甚篤。
  
  周在校品學兼優,詩詞上頗具造詣,為師生所稱道。受徐特立老師的言傳身教,矢志從事教育。當時在一師有一個總務學友會,毛澤東任會長,周世釗任文學部部長。周世釗與毛澤東這時既是同桌又是詩友。毛澤東在校時贈給周世釗的詩竟有50首之多,可惜后來都失傳了,F在記得起的僅有殘句“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就是那時游泳活動的寫照與詩詞寫作的記錄。毛澤東與周世釗少年同窗結詩緣,詩詞唱和是他們當時學習與生活中的重要內容。
  
  1918年夏,周世釗加入毛澤東發起并領導的新民學會,兼工人夜校管理員,積極支持和協助毛澤東從事革命活動。一師畢業后任長沙修業小學國文教員。1919年應毛澤東之邀,周世釗擔任毛澤東創辦的《湘江評論》顧問。毛澤東發起湖南各界人士“驅張運動”,周世釗帶領學生參加示威游行。“驅張”勝利后,毛澤東與周世釗等創辦了“文化書社”,向青年傳播新思想、新文化。不久,何叔衡主辦《湖南通俗報》,周世釗應邀任編輯,為該報撰寫了一些抨擊時弊,宣揚新文化的文章。
  
  新民學會成立不久,會員中一些有抱負的青年懷著向西方尋找真理的愿望,積極組織到法國勤工儉學,為此,毛澤東曾進行了多方面的活動?傻搅伺R行前,毛澤東卻決定不去法國了。當時,許多新民學會會員很不理解。對此,毛澤東作了解釋,1920年3月14日,毛澤東在給周世釗的一封信中說到這件事:“我覺得求學實在沒有‘必要在什么地方’的理,‘出洋’兩字,在一些人只是一種‘謎’。中國出過洋的總不下幾萬乃至幾十萬,好的實在很少。多數呢?仍舊是‘糊涂’,仍舊是‘莫明其妙’,這便是一個具體的證據。我曾以此問過胡適和黎邵西(即黎錦熙)兩位,他們都以我的意見為然,胡適之并且作過一篇《非留學篇》。因此,我想暫不出國去,暫時在國內研究各種學問的綱要。”
  
  由此可見毛澤東與周世釗之密切。
  
  五四運動以后,毛澤東、周世釗各奔前程,走著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毛澤東投筆從戎,“劍屨俱奮,
  
  萬里崎嶇”,率領中國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起傲然屹立于世界東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他始終沒有丟下詩詞創作。正是在戎馬倥傯中寫出了大氣磅礴的豪壯詩詞。周世釗一直留在“芙蓉國里”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也為人才的培養和國家的振興貢獻著自己的才華與力量。同時周世釗也無時不關心著毛澤東的動向,毛澤東在延安時就曾給他寄過書信。
  
  1945年8月,周世釗得知毛澤東不顧個人安危,而為爭取和平建國而奔赴虎穴龍潭的重慶時,周世釗立即寄信安慰,表達自己的問候之情?上н@封信未能送到毛澤東手中。新中國建立前三天,周世釗即寄信毛澤東。在新中國誕生僅15天之后的1949年10月15日,毛澤東即回信給周世釗說:“迭接電示,又得九月二十八日長書,勤勤懇懇,如見故人。延安曾接大示,寄重慶的信則未收到。兄過去雖未參加革命斗爭,教書就是有益于人民的。城南學社諸友來電亦已收到,請兄轉告他們,感謝他們的好意。兄為一師校長,深慶得人,可見駿骨未凋,尚有生氣,倘有可能,尊著舊詩尚祈抄寄若干,多多益善。”
  
  此信中既有懷舊更有期望鼓勵,特別是提出向周世釗索取“尊著舊詩”而“多多益善”的懇求,使兩人從此開始了詩詞唱和頻繁交往的新時期。
  
  1955年6月20日上午,毛澤東橫渡湘江后,棄車步行登山。此時他雖年過花甲,仍健步如飛,走在最前面。他粗氣也不喘一口,還和陪游的周世釗等談笑風生,不覺間一直登上了矗立在岳麓最高峰的云麓宮,仍不肯停下休息。又走到宮外的望湘亭,憑著石欄,眺望美麗如畫的橘子洲和北去的湘江。長沙市區煙霧繚繞彩旗招展,一片繁榮昌盛的和平景象,與過去“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時代迥然不同了。然后又巡視云麓宮壁間懸掛的詩詞對聯,詢問柱子上懸掛的“西南云氣開衡岳,日夜江聲下洞庭”的對聯和“一雨懸江白,孤城隔岸青”的詩如何不見了?有關人員告訴他說:“岳麓山曾經過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戰火的摧殘,解放后才逐漸修復。但對聯、詩詞等尚來不及恢復原來面貌。”
  
  這次橫渡湘江和健步登岳麓宮,周世釗一直陪侍在毛澤東身旁?吹嚼贤瑢W的矯健身姿和老當益壯青春煥發的精神狀態,十分高興,夜不能寐。不覺詩情涌動,不吐不快。就取筆在手,一首情深意切的七律油然而成:“滾滾江聲走白沙,飄飄旗影卷紅霞。直登云麓三千丈,來看長沙百萬家。故國幾年空兕虎,東風遍地綠桑麻。南巡喜見升平樂,何用書生頌物華。”后來將這首題為《從毛主席登岳麓山至云麓宮》的七律詩寄毛澤東“審正”,同時還寄去了自己的另外數首詩作。
  
  于是便有了毛澤東于1955年10月4日致信周世釗的解放后的第一次唱和:惠書早已收讀,遲復為歉。承錄示程頌萬遺作,甚感,并請向曹子谷先生致謝意。校額諸件待暇當為一書,近日尚未能從事于此。讀大作各首甚有興趣,奉和一律,尚祁指政。春風浩蕩暫徘徊,又踏層峰望眼開。風起綠洲吹浪去,雨從青野上山來。尊前談笑人依舊,域外雞蟲事可哀。莫嘆韶華容易逝,卅年仍到赫曦臺。
  
  毛澤東信中的程頌萬為湖南寧鄉縣晚清詩人。曹子谷即曹籽谷,長沙人。解放前擔任過湖南省教育廳長、湖南大學校長。解放后曾任湖南省政協常委、省文史研究館副館長。信中所說“赫曦臺”是岳麓書院的附屬建筑,據說是宋代朱熹曾講過學的地方,毛澤東的這首《七律·和周世釗同志》現鐫刻其上。

相關文章推薦:
  • 揭秘:毛澤東的真實身高
  • 毛澤東孫子毛新宇題字大全(圖)
  • 讓人心痛的毛澤東晚年照(圖)
  • 美國禁書竟然這樣描寫毛澤東
  • 毛澤東的故事
  • 毛澤東如何治理官員“好色”
  • 毛澤東一生經典的十大瞬間(圖)
  • 毛澤東簡介
  • 影響毛澤東一生的六個女人
  • 毛澤東林彪罕見的合影
  • 頂一下
    (8)
    72.7%
    踩一下
    (3)
    27.3%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