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歷史人物 >

蘇步青與他的日本妻子

時間:2016-02-24 責任編輯: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蘇步青與他的日本妻子
  與米子喜結連理
  
  “人去瑤池竟渺然,空齋長夜思綿綿。一生難得相依侶,百歲原無永聚筵……”這是數學家蘇步青在步入百歲之際,為他仙逝的妻子蘇(松本)米子寫的詩。米子是一位偉大的日本女性,也是最先取得中國國籍的外籍人士之一。蘇步青與她風風雨雨60載,成就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世紀絕戀。蘇步青1902年9月23日出生在浙江平陽縣雁蕩山區一個普通的農家。在浙江省立十中念初三時,他的學習興趣便從文學轉向了數學。他的數學才華引起校長洪彥元的極大關注,專門安排老師對他進行指導。1919年蘇步青從中學畢業時,已調出學校的洪彥元寄給他200塊銀元,讓他到日本求學。于是,17歲的蘇步青獨自踏上了留學的道路。1920年春天,到日本僅三個多月的蘇步青就通過了日語關,并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日本東京高等工業學校電機系。1924年春天,他作為惟一一個中國留學生報考著名的仙臺東北帝國大學數學系,并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帝國大學是日本知名的大學,蘇步青年年拿第一名,自己還有一些研究課題在進行,自然成了學校的名人。
  
  這時,他對學校的另一位名人松本米子產生了一種特別的關注。米子是帝國大學松本教授的女兒,她不僅相貌才華出眾,而且精通插花、書法與茶道,還愛好音樂,尤其是彈得一手好古箏。在一次晚會結束后,蘇步青與米子認識了。米子對蘇步青其實一直是很仰慕的,他的睿智與赤誠尤其讓她感動。后來兩個人經;ㄇ霸孪聰y手而行,談的話也多了。有一天她問蘇步青:“你為什么這么拼命地學數學呢?你真的覺得那有很多的樂趣嗎?”蘇步青回答:“中國的發展需要數學。起初我確實覺得它沒有聽歌、跳舞有意思,但當你把數學同國運聯系起來,你就會發現這是一個多么豐富并且誘人的領域。”這使米子看到,蘇步青是一個有責任有抱負的男子。
  
  1927年,東北帝國大學數學系聘請正在攻讀研究生的蘇步青擔任代數課講師,這使他成為該校歷史上第一個兼任過講師的外國留學生。兩個人的戀情成了學校里公開的秘密,不少人為他們祝福;而那些平素追求米子的人則懷有一種嫉妒心理,對米子說:“蘇步青是個中國鄉巴佬,家里很窮,再說學習好的人不一定將來就會有出息。你跟了他是不會有好日子過的。”但米子不為所動。蘇步青受不了一些男生的敵意,他也不想讓米子再被別人糾纏,經過商量,他們決定盡快結婚。
  
  米子的母親是一位善良的日本家庭主婦,她認為蘇步青是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人。但松本教授雖然也很喜歡蘇步青,卻覺得他畢竟是中國人,出身又低微,所以對這段婚姻一直很不贊同。在米子的堅持下,最終松本教授還是妥協了。1928年,這對異國青年終于走到了一起,在仙臺市喜結連理。松本米子自此改從夫姓成為蘇米子。她知道丈夫是個事業心很強的人,便對他給予精心照料。每當蘇步青深夜還在演算、研究,她便輕手輕腳為丈夫端來一杯香茶或是牛奶。結婚不久,蘇步青就在一般曲面研究中發現了四次(三階)代數錐面。這一在國際數學界引起很大反響的成果被人稱為“蘇錐面”?梢哉f這是幸;橐龅慕Y晶。
  
  追隨夫君到中國
  
  米子全身心地當起了家庭主婦。為了不影響蘇步青,她甚至把自己的古箏、書法等特長都荒廢了,只留下了茶道和插花,因為這兩種愛好可以有益蘇步青的身體和精神;楹笠荒,即1929年,米子生了個女孩。1931年初蘇步青已有41篇仿射微分幾何和有關方面的研究論文出現在日本、美國和意大利等國的數學刊物上,成了日本乃至國際數學界榜上有名的人物。松本一家都希望蘇步青留在日本工作,東北帝國大學也向他發出聘書。蘇步青有自己的難處。出國之前,他曾與學長陳建功相約,學成歸國,在故鄉建設一流的數學系,F在陳建功已先期學成回國,自己是去是留,成了困擾他心靈的難題。
  
  細心的米子早就發現他整天唉聲嘆氣,茶飯不思。一天吃過晚飯,從不吸煙的蘇步青在抽悶煙,米子便問他有什么心事。蘇步青把心里話和盤托出,他不想因一己之私,留在東瀛。令他想不到的是,米子聽到了他的打算,并沒有阻止,反而鼓勵說:“青,我支持你的決定。首先我是愛你的,而你是愛中國的,所以我也愛中國。我支持你回到我們都愛的地方去,不論你到哪我都會跟著你的。”短短數語,使蘇步青格外感動:米子是一個識大體的女人!有了妻子的支持,蘇步青一人先回杭州。浙江大學的條件遠比他想象的差,不但聘書上寫明的月薪比燕京大學聘任他為教授的待遇相去甚遠,而且由于學校經費緊張,他雖然名為副教授,卻連續四個月沒有拿到一分錢。幸虧還有在上海兵工廠當工程師的哥哥及時幫助,否則蘇步青就要靠當東西維持生計了。為了養家,蘇步青打算再回到日本去。
  
  風聲傳到了浙大校長邵裴子耳中。這位惜才如命的教育家當夜就敲開了蘇步青的房門:“不能回去!你是我們的寶貝……”邵校長情急之中,這話脫口而出。蘇步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千真萬確,你是我們的寶貝!”邵校長激動地說。就是這句話,神奇般地把蘇步青回日本的打算沖得煙消云散:“好啦,我不走了。”幾天后,邵校長親自為蘇步青籌到1200塊大洋,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到放暑假時,有了點積蓄的蘇步青便到日本接來了家眷。
  
  1937年7月7日,日本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蘇步青和米子在中國的生活還剛剛開始,就受到了波動。這年“八·一三”事變后,日本飛機在上海和江浙一帶狂轟濫炸,浙大的環境非常危險。校方連夜開會商議,決定搬遷。中午,蘇步青正在系里收拾東西,突然一個郵差送來一份特急電報。蘇步青打開一看,上寫短短幾個字:“帝國大學決定再次聘請蘇步青回校任數學教授,待遇從優。”蘇步青憤憤然道:“你們侵略了我們的國家還想叫我去?”他氣得臉色發白,決定不予任何回復。
  
  幾天后,日本駐杭州領事館一個官員找到蘇步青家里。蘇步青剛好不在,那個官員以為米子是日本女子比較好拉攏,就說:“作為日本人,不知夫人是否愿意來領事館內品嘗自己家鄉的飯菜?我們竭誠以待。”米子當即拒絕說:“我自嫁給蘇君,已過慣了中國人的生活,吃慣了中國人的飯菜。”來人只得離去。
  
  過了幾天,又有人前來游說蘇步青:“你夫人是日本人,你是日本女婿,日本人不會對你不利的。”蘇步青當即反問道:“你的意思,就是要我當漢奸?”這話像一把利刃,讓對方無言以對。當夫婦倆做好隨校搬遷的一切準備后,忽又收到一封來自仙臺的特急電報:松本教授病危!蘇步青把電報遞給米子,他與岳父的關系是很好的,但因牽涉到國家的問題他不能回去探望他老人家;他想讓米子獨自回仙臺看望父親。米子聽了他的話,低下頭略略思考了一會,說出了讓蘇步青震驚的話:“我不回去。無論如何,我跟著你!永遠跟著你!”
  
  患難中的世紀絕戀
  
  艱難的遷徙開始了。蘇步青挑著擔子,一頭裝著書籍和教案,一頭放著年幼的孩子。米子一手提著些簡單的衣物,一手牽著年紀稍長的孩子。因為路況不好,為了躲避日機轟炸,加上交通工具的匱乏,大部分的時候他們就是這樣徒步前進。然而更加難堪的是沿途苛刻的盤查。由于米子是日本人,是敵國的人,每次經過哨卡,值班的軍政人員總要反復對米子和蘇步青一家進行審查。蘇步青百般解釋也無濟于事,后來是校長竺可楨愛才,討得戰區長官的一紙特別通行證,方才免去此苦。
  
  浙大師生經過二千六百多公里的長途跋涉,到達貴州遵義附近的湄潭,建立了臨時校舍。當時的生活十分困苦,蘇步青出世不久的兒子因營養不良夭折了。手捧著兒子的尸體,米子傷心不已,但日本婦女堅毅的品質讓她沒有發出一句抱怨。當時蘇步青身為數學系主任,但連一件完好的衣服也沒有,經常穿著一身滿是補丁的衣服上講臺。當他在黑板上畫幾何圖形時,學生們對著他的背指指點點:“看,蘇先生衣服上的三角形、梯形、正方形,樣樣俱全,還有螺旋曲線!”這事讓米子知道了,她覺得自己沒有盡到一個妻子應盡的職責,于是就把外婆送給自己作結婚紀念的玉墜子當了,給蘇步青添了一件新衣服。蘇步青驚訝不已:“你怎么能為了我的衣服,當掉那么貴重的東西?快贖回來!”米子卻甜甜地笑了:“我不想讓我的丈夫受到任何委屈。”學校剛安頓好沒多久,就趕上考試、做答辯報告。一天夜里,一個叫熊全治的學生匆匆來到蘇步青家,他是怕第二天研討班的報告過不了關特來請教的。蘇步青聽了不滿地說:“你這么臨時抱佛腳,還能有個好?”熊全治臉漲得通紅,米子聽到聲音,趕緊披了件衣服出來解圍。經過蘇步青指點,熊全治回到宿舍忙了一個通宵,第二天論文總算過了關。熊全治后來到美國成了名教授,四十多年后他回國探望蘇老,深情地說:“當年多虧先生一頓痛罵。”他也異常感激那時米子的善良解圍:“否則我還真不知道怎么邁出那個門呢!”
  
  1949年新中國成立,蘇家由于人口不斷增多,家里的經濟狀況不太好。八個孩子加上兩個大人,為節省開支,米子一切都精打細算。她對自己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在中國生活的前幾十年里,米子居然沒有為自己添置過一件新衣服。“文化大革命”開始后,紅衛兵闖進蘇家,將他家鬧得天翻地覆。蘇步青每天被拉上臺批斗,他是個自尊心極強的男人,怎能忍受這樣的奇恥大辱,曾想過一死了之。但孩子們拉住他說:“為了媽媽,您一定要挺住。”蘇步青知道米子這些年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他終于點頭答應了孩子們。“文革”結束后,蘇步青執教科研,家里的生活水平逐漸有了提高。但米子因多年操勞,身體每況愈下。1979年的一個周末,蘇步青直直地盯了米子好半天,愛撫地說道:“給自己也添幾套衣服吧,畢竟……”“我們家有那么多孩子,再說操持家務實在是不需要多做衣服的。”蘇步青趕緊堵住了她的嘴:“這樣的話你已經說了多少遍了,F在我們情況不同了,孩子們也都獨立了,你無論如何也要買件新衣服,并且……”“并且什么?”“并且你也應該回去看看了。”“回哪去?”米子一臉不解。蘇步青拍拍米子的肩頭說:“日本呀!你的家鄉……”說完這句話,他看到米子的眼圈紅了,然后伏在他的懷里放聲地哭起來……
  
  米子在蘇步青的陪伴下終于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故里日本。闊別43年,這是她隨丈夫到中國后第一次回去,那種心情真的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
  
  1982年,米子因長年積勞,終于臥床不起了。蘇步青每天下午四點半就趕到醫院,隨侍左右,精心看護。1986年5月,松本米子靜靜地離開了人世,享年81歲。她臨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要蘇步青不要傷心,要好好地活下去。夫人亡故后,蘇步青把夫人的照片時刻帶在身邊,意味深長地說:“我深深地體味著‘活在心中’這句話。就似我的妻子仍和我一起在庭園里散步,一起在講壇上講課,一起出席會議……”2003年,百歲老人蘇步青就是在對亡妻的這種懷念之中,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段歷程。
相關文章推薦:
  • 蘇步青的故事五則 蘇步青的小故事
  • 數學大師蘇步青的故事五則
  • 數學家蘇步青簡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