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考古故事 >

龍山文化遺址介紹

時間:2014-12-15 責任編輯: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遺址名稱:龍山文化遺址
  
  發掘地點:首次發掘地為山東省章丘市龍山鎮城子崖,此后在黃河中下游發現龍山文化遺址1000多處,發掘60多處。
  
  發現及發掘時間:1928年首次發現于山東章丘縣龍山鎮城子崖,隨后的發掘工作陸續展開,迄今為止僅黃河中游龍山文化時期的遺址已發現和發掘幾千處。
  
  距今歷史:4100-5000年
  
  考古地位:城子崖遺址的發掘和龍山文化的確認,使中國文化西來說不攻自破,有力的證明了中國五千年文明史的輝煌。
  
  文化類型及承繼關系:龍山文化屬新石器時代中期文化,私有財產已經出現,開始跨入階級社會門檻。它繼承大汶口文化因素發展起來,其后的二里頭文化是繼承龍山文化發展而來的。
  
  山東歷城龍山鎮(今屬章丘市)有一處被村民稱為“城子崖”的地方,后來經考古學家考證,這是一處史前文化遺址,即龍山文化遺址。隨后,我國對于龍山文化遺址的發掘工作大規模展開,迄今為止在黃河中下游地區發掘的龍山文化遺址已達上千座,而龍山鎮的“城子崖”因其獨特而大放異彩。
  
  考古發現過程
  
  龍山鎮城子崖遺址位于章丘市龍山鎮境內,是一處高出平地3-5米的長方形臺地,因其外形像城垣,故當地村民稱之為“城子崖”。龍山文化的發現要追溯到考古學剛剛引入中國的20世紀20年代。
  
  1928年4月4日,年僅28歲的吳金鼎準備去漢文化平陵古城去進行考古調查,那時他還是北京清華學校人類學專業二年級的學生。平陵在山東章丘龍山東北,早在春秋時期就是一個重要的城邑。到漢代,因長安附近也有個平陵,所以這里就改名叫“東平陵”,是濟南王國的都城。
  
  吳金鼎到達平陵后,登上一個高埠東眺,一個小城狀臺城進入了他的視野,一問才知道“城子崖”,當地人俗稱“鴨鵝城”。這個城子崖讓吳金鼎莫名的激動起來,立刻奔到城子崖下。
  
  城子崖西面的斷崖上,火燒的痕跡十分明顯,仔細一瞧,還有陶井、貝殼和動物的骨頭。吳金鼎隨手挖了幾下,竟挖出兩枚骨錐,而且制作特別粗糙,一個想法涌上了吳金鼎的腦海:它們是遠古遺物。經過認真的勘察,吳金鼎又發現了大量的陶片、貝殼、獸骨,卻不見有金屬、瓷器碎片,于是吳金鼎斷定這是一處遠古文化遺址。
  
  同年7月31日,吳金鼎再次到城子崖,這次他從三四米深的地下挖掘出一只完整的石斧。緊接著他又先后兩次來到龍山,并在遺址深處挖掘出了一種從沒見過的漆黑發亮的陶片。
  
  吳金鼎很快就將自己的發現報告給他的老師李濟先生。李濟素有“中國考古學奠基人”的美譽,畢業于著名的哈佛大學,當時正在主持河南殷墟的發掘工作,但殷墟發掘因故暫停,便計劃到臨淄的齊國故城開展工作。他在吳金鼎的陪同下,到城子崖進行了考察,當那些陶片、貝殼、獸骨躍入他的視野后,他立刻決定要在這里開展進一步的發掘工作。
  
  隨后,中央研究院與山東省政府聯合組建了“山東古跡研究會”,并于1930年11月對城子崖進行了首次挖掘。就這樣,城子崖在沉睡了4000多年之后,又重新展示在世人面前。這次發掘出土了大量的石器和卜骨,出土的陶器以黑陶居多。城子崖的黑陶質地細致,有的厚度僅1-2毫米,引起了國內外考古界的關注。
  
  1931年,為了獲得更多的研究資料,在考古學家梁思永的主持下,對城子崖遺址進行了第二次挖掘,這次發掘正式確認城子崖為一處以黑陶器為特點的新石器時代的遺留。
  
  從兩次挖掘情況來看,城子崖遺址的文化層堆積很厚,一般為四米左右,最厚可達六米以上。從文化層可分兩層,上層出土有陶器、石器、蚌器和少量銅器,其中陶器以灰陶為主,所以專家把上層稱為“灰陶文化期”。下層厚三米左右,是早期居民的遺存,屬新石器時代晚期,因這一層出土的黑陶居多,便稱為“黑陶文化層”。
  
  下層挖掘出土了大批的黑陶器皿,大都制作精良,“黑如漆、亮如鏡、薄如殼、聲如磬”的蛋殼黑陶,更是稀世珍品,這種黑陶新文化距今約4600年左右,與我國西部發現的彩陶文化迥然不同,由此,城子崖遺址便成為中國考古史上的一塊圣地。1990年,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城子崖遺址進行了第三次發掘。
  
  城子崖遺址是中國近代考古學產生后由中國學者發現、發掘的第一個史前時代遺址,發掘中首次運用了考古地層學的理論和方法,并出版了我國第一部田野考古發掘報告——《城子崖》。城子崖的獨立發掘對后來中國考古學的發展有著十分深遠的影響,被譽為。
  
  城子崖遺址由于發現在龍山鎮,故被命名為“龍山文化”。龍山文化在以后的數十年里成為了山東地區史前研究的一個重點,而龍山文化這個名稱,后來更是成為了新石器時代末期中國原始文化的代名詞。城子崖遺址的發掘不僅發現了龍山文化,也揭示了我國歷史上的一個新篇章,即龍山時代。這一重大發現為探索我國古代文明的起源提供了線索,也指出了方向,從根本上扭轉了中國文化西來說的偏見。
  
  吳金鼎發現龍山鎮的城子崖遺址后不久,考古學家又在山東東部沿海地區發現了多處龍山文化遺址,其中最為典型的是日照兩城鎮,被稱為“一級龍山文化遺址”和“中心聚落即都城”。日照兩城遺址是我國近代考古學家王獻唐于1934年發現的,1936由梁思永等主持發掘,共發掘了五十多座墓葬,隨葬品特別豐富。后來經中美聯合調查組仔細考察證實,日照兩城遺址中心區面積達100萬平方米,全部面積約在200萬平方米之內,其文化內涵相當豐富,對于了解龍山文化的總體概貌,確立其在中國古代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均具有不可估量的重大參考價值。
  
  解放以后,山東地區的考古工作一直在全國居于領先地位,對于龍山文化的研究也在逐步積累的基礎上不斷的深入。自1984年以來,壽光邊線王,章丘城子崖,臨淄田旺,鄒平丁公,陽谷景陽崗、王莊、皇姑冢,茌平教場鋪、大尉、尚莊,東阿王集及日照丹士村都發現了龍山文化古城。目前,龍山文化遺址的總數量已經超過了1000多座,其中經過正式發掘的就有60多處,龍山城的陸續發現,以及文字和銅器的出土,更是將龍山文化的研究推向了高潮。
  
  龍山城址的大小從數萬平方米到35平方米不等,一般周圍都有城墻、城濠圍繞,有些城內還發現有夯土臺基。鄒平西公古城內還出土了具有辭章性的陶文。在這些龍山城內也發現了大批的墓葬,從墓葬出土的陪葬品來看,這時絕大多數居民已淪為窮人。濰坊呈子發掘的87座龍山文化墓葬中,沒有和很少隨葬品的墓多達71座,占總數的74%,其中身無一物的竟有54座。而富人墓中不僅有眾多精美的陶器,還有代表財產的豬下頜骨和玉、骨裝飾品。這時的龍山時代已經出現了國家,社會步入了文明時代。
  www.puawebsites.com
  雖然龍山文化遺址已經發現1000多座,但各地龍山文化的面貌、來源并不相同,一般區分為山東龍山文化、河南龍山文化、陜西龍山文化、山西陶寺類型等幾大類。其中山東龍山文化作為龍山文化的主要分布地區,以造型精美、漆黑透亮的黑陶和蛋殼陶著稱,成為龍山文化中最具特色的一支。城子崖遺址的發掘和龍山文化的確認,使中國文化西來說不攻自破,有力的證明了中國五千年文明史的輝煌。
  
  龍山人生活復原圖
  
  龍山人分布在今山東全境、河南大部、陜西南部與山西西南一帶。龍山文化是仰韶文化的繼續,龍山人相較仰韶人來說在農業和手工業方面都有了很大的發展。
  
  龍山人已經進入了相對穩定的定居時期,穩定的定居生活構成了龍山人農業生產大力發展的前提。龍山人農業的發達主要表現在農具種類和比例的變化上。生產工具中,石、骨、蚌類的農具特別多,而且種類也十分豐富多樣,特別是石鐮和石刀的出現,形態大小都和現在當地人使用的鐵制工具十分相似,正是這樣先進的生產工具使龍山人創造了輝煌的農業文化。釀酒也是龍山人掌握的一項新技術,并且發明了各種各樣的儲酒飲酒器具,豐富了龍山人的精神生活。
  
  龍山人的家畜飼養業十分發達,同時漁獵活動也在他們的生活中占有一定比重。龍山文化遺址出土了大量的動物和魚類骨骼以及漁獵工具,尤其是位于魯東南沿海地區的龍山遺址,漁獵類遺存特別豐富,說明龍山人會依據環境的不同選擇不同的生存方式。
  
  農業的發展和技術的提高,也促進了社會的分化和勞動力的剩余,龍山人的手工業生產十分發達,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陶器制造業的高超成就。
  
  龍山文化的制陶工藝已經發展得十分合理,能夠根據不同的功能來配制不同的陶土原料,并使用拼接技術使陶器可以十分巨大而又堅固。原始的陶器成形技術為手制,用泥條盤筑法,其器胎較厚重,表面亦少光亮。后來龍山人發明旋轉的陶輪,由慢輪修整過渡到快輪成形。陶輪普遍采用后,便出現薄陶器,多灰黑陶,流行于中原和南方,彩陶便衰落下去。龍山人也對陶窯進行改進,并掌握了封窯技術,使工藝有了極大的提高。
  
  龍山人制作黑陶的技術堪稱一絕,是繼半坡彩陶后中國新石器時代制陶業出現的一個高峰。其造型較仰韶彩陶亦有所不同,更多從生活實用出發,設計新穎巧妙,講求實效,且更具美感。黑陶的制作是龍山人的偉大發明,就是在器物燒成的最后一個階段,從窯頂徐徐加水,使木炭熄滅,產生濃煙,有意讓煙熏黑,從而形成黑色陶器。
  
  與仰韶文化的住房相比較,龍山人房屋面積有所縮小。但這時的某些聚落已擴大為城市。建筑除半地穴外,還出現了地面房屋。龍山人已經有了室內裝修的意識,建筑的室內地面與墻面都被涂以白粉,以使室內整潔明亮。在龍山遺址中發現了大量的夯土城堡,例如河南安陽的后崗古城,殘長七十余米;河南淮陽平糧臺的正方形城址,面積有五萬多平方米;河南登封王城崗,面積共一萬平方米;山東章丘城子崖,面積達二十萬平方米,是現今所見龍山文化最大的城址。
  
  中國在5400多年前已有骨卜的習慣,但在龍山人生活的年代,骨卜才真正普遍起來。用骨占卜不是容易的事,非一般人所能施行,因此龍山人對巫的權威十分推崇。龍山人已經有了大型的祭祀活動,在龍山文化陶寺遺址中,蒙了鱷魚皮的鼉鼓和大型石磬等樂器一起出土,這些都是祭祀活動中的重器,一直到商代西北崗的王陵中,都還有這種成組的鼉鼓特磬出土。從社會形態看,龍山人所在的社會已經進入父權制社會,私有財產已經出現,開始跨入階級社會門檻。
  
  龍山文化遺址出土文物
  
  龍山文化起初叫“黑陶文化”,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由于在城子崖發現了大量的黑陶和蛋殼黑陶,所以考古學家們給了它起了個名字“黑陶文化”。龍山文化是后來的命名,由此可見黑陶之于龍山的重要性。
  
  山東龍山文化黑陶,器形品種較之彩陶更加豐富,亦漸規整。主要有罐、盆、鬲、豆、杯、鼎等。黑陶的裝飾極簡樸,除早期采用泥條盤筑法而留有編織紋、籃紋、繩紋及某些以鏤空的手法雕鏤出的花紋外,一般不重裝飾,而是以器體造型的豐富多變和設計新穎巧妙取勝。山東龍山文化黑陶在輪制過程中,在器體上留下了許多意外的凹凸線條,也具有一種韻律美。
  
  在城子崖出土的眾多文物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舉世聞名的蛋殼黑陶杯。這件比較完整的黑陶杯高20厘米,最薄處僅0.2毫米,整個黑陶杯重量不足50克?脊艑<覀冃稳菟鼮椋“黑如漆,亮如鏡,薄如紙,硬如殼,掂之飄忽若無,敲之錚錚有聲。”就是這件蛋殼黑陶杯被世界考古界譽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
  
  在龍山文化遺址出土的炊具中,獨具特色的要屬鬲了。鬲是在鼎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為空心三足,其中足底的中間是空的,這樣能夠在煮水和食物時縮短炊煮時間。而鬲的造型也十分優美,3只豐滿的袋足顯得尤為穩定和勻稱,穩重中含有一種靈活輕快的韻味。
  
  的造型可能受鳥類的啟示,很像一只伸著長喙的鳥,也有3只豐滿的袋足穩定而立,然在形體結構上與鬲有所不同,它一側鳥喙式長流向上、向外伸展,顯得非;顫、靈巧,形成新的平衡,使它既便于握持和提取,又便于傾倒,成為黑陶工藝的杰出代表,體現了山東龍山文化的發達水平和制陶匠師高超的設計能力。其他像杯、豆、簋等器物的設計制作亦頗具匠心,器物各部件比彩陶要豐富多樣。
  
  在龍山文化時期遺址中還出土了一些銅冶制品,在山東膠縣三里河遺址曾出土了兩件黃銅錐形器,楊家圈遺址也出土過1件銅條和一些銅渣,臨沂大范莊遺址甚至還出土了銅制工具,這說明龍山時期生產力有了很大的發展,正處與新石器時代的中晚期。
  
  龍山文化類型遺址還保留有很多古城址,近年來一些古城址和古城墻頻頻被發現。這些建筑普遍采用了挖槽筑墻技術,在我國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984年在壽光縣邊線王村發現一古城址。城址分大小兩處,大城面積約5.7萬平方米,呈抹角方形,小城面積約1萬平方米左右,兩座城的格局已經十分成熟。小城在大城之內,居中偏南,四邊城墻之中部各有一道門,門寬約10米。大城址距今約3800年左右,小城距今約3900年左右。
  
  在山東城子崖博物館有一段古城墻遺址,經考古專家們研究推斷,復原后的這段城墻高約10米,城墻寬13-15米,南北長450米,東西寬390米,城址呈長方形,總面積17.55萬平方米。這段古城墻是原始人用堆筑的方法筑起的。首先是清挖地基,然后聚土,再用木塊、石塊夯筑而成的。城子崖遺址所保存的這段城墻,是目前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城墻。
  
  城子崖之謎
  
  作為黃河流域新時期時代文明的代表,龍山文化帶給人們的不僅僅是那發達的建筑文明,高超的手工業技術,同時留給我們的還有許多未解之謎。
  
  被世界考古界譽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的蛋殼黑陶杯說明龍山人制作陶器的技術已經相當純熟。蛋殼黑陶杯“黑如漆,亮如鏡,薄如紙,硬如殼,掂之飄忽若無,敲之錚錚有聲”,面對著如此精致的文物,考古學家們心里的疑問也隨之產生。
  
  蛋殼黑陶杯是從龍山文化層里出土的,已經有著4000多年的歷史,身處新石器時代晚期的龍山人到底是如何制作出這樣的驚世之作呢?是用手工捏制出來的,還是輪轉拉制而成?
  
  考古專家為了解開這個謎團,專門模擬了當時所處的環境,仿制了當時的一切工具,想盡了一切辦法,終究沒能燒出蛋殼黑陶。還有專家提出,別說模擬當時的環境進行燒制,就是利用現代的一切科學技術手段,也無法克隆出這樣的蛋殼黑陶杯。
  
  龍山文化留給考古學家的難題還不只這一個,更讓考古界爭論不休的是關于城子崖城墻夾縫中商代消失的問題。
  
  山東城子崖博物館有一段古城墻遺址,是目前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城墻,這段土墻明顯地分為三個層次,就在這三個層次中,考古學家們發現了歷史的斷裂。
  
  這段古城墻最下面的土墻顏色為深灰色,就是距今4600年前的龍山文化時期的土墻。再往上,土墻的顏色變淡了,成了黃褐色,就是后來的岳石文化時期的古城墻,在這一段古城墻明顯變得窄了,說明筑墻的方法也改變了,由簡單的堆筑變成版筑。城墻的功能也發生了變化,主要作用便是防御了。接下來是春秋時期的城墻遺址。
  
  這段墻向我們展示了夏代之前、夏代以及東周時期的歷史。但處在夏、周之間的商代卻沒有任何標志性的文物出現。商代在這里,仿佛奇跡般地消失了。
  
  難道,在商代,地處城子崖的古城成了空城?至今考古學家也沒有找到答案。
  
  龍山文化遺址現狀
  
  龍山文化泛指中國黃河中、下游地區新石器時代晚期的一類文化遺存,這其中又屬山東地區的黑陶文化最為典型。
  
  1961年,龍山遺址的首掘地城子崖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4年經有關部門批準,籌劃建立城子崖遺址博物館,博物館位于章丘市龍山鎮政府西1公里處,于1994年9月正式落成開放。
  
  城子崖遺址博物館設計獨特,是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著名古建筑專家揚洪勛為城子崖量身訂做,仿照原始社會土城之建筑風格建造,是全國唯一的一座土堡式建筑博物館。
  
  博物館共有三個展廳,展出了龍山鎮及附近出土的數百件文物,其中包括西河遺址出土的文物、城子崖遺址出土的文物和東平陵遺址出土的文物。城子崖遺址博物館是濟南市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場所,1994年成為山東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龍山文化的考古發掘,至今仍保持著中國考古界的幾項“吉尼斯”紀錄:第一次把地層學的理論引進到田野考古發掘中來;第一次發現了龍山文化城址;第一次發現了龍山文化陶器上的象形文字;出版了我國第一部田野考古報告《城子崖》。
  
  目前,已發現的龍山文化遺址已經多達上千處,已發掘60多處,對于強大的龍山文化來說,還有更多的遺址等待考古學家進一步的探索和研究。
相關文章推薦:
  • 張作霖子女簡介,張作霖八兒六女介紹
  • 陳文帝和韓子高的介紹
  • 歷史上的羋月介紹,歷史上的宣太后介紹
  • 圣誕節的由來和習俗介紹
  • 馬達加斯加1、2部簡介 《馬達加斯加》介紹
  • 葉挺子女現狀介紹
  • 中國歷史人物大全,最全的歷史人物介紹
  • 秦始皇的資料,秦始皇介紹
  • 實拍512大地震北川遺址(組圖)
  • 明朝三大才子介紹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