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This page was saved using lishi54 7.1.2.1052 offline browser on 12/03/18 19:49:11.
Address: http://www.puawebsites.com/gs/huangdi/liangjinhuangdi/24703.html
Title: 被誤讀千年的“白癡皇帝”司馬衷_兩晉皇帝_中華歷史故事網  •  Size: 33856  •  Last Modified: Thu, 13 Jul 2017 15:54:38 GMT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被誤讀千年的“白癡皇帝”司馬衷

時間:2017-02-23 責任編輯: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晉書·惠帝紀》記載了晉惠帝司馬衷的兩則笑話。其一,司馬衷在華林園聽到蛤蟆叫,便問左右:“它們鳴叫是為公,還是為私?”隨從答:“公家地盤上的為公,私人地盤上的為私。”司馬衷對這種解釋深信不疑。其二,國家發生了大范圍的荒亂,百姓無糧可吃,鄉里餓死無數,司馬衷感到納悶,“他們怎么不吃肉呢?”不少人根據這段文字,理直氣壯地給司馬衷扣上了“白癡皇帝”的帽子。作為“富二代”皇帝,司馬衷身上難免帶有一些紈绔子弟的特征,但僅以此來認定他是“白癡”,實乃斷章取義,一票否定。司馬衷果真是傳說中的“白癡皇帝”嗎?讓筆者帶您重新認識一下這位被誤讀千年的可憐皇帝。
  
  司馬衷(259—306),字正度,西晉第二任皇帝。司馬衷是晉武帝司馬炎次子,楊皇后所生,因其兄長司馬軌兩歲時夭折,他成為實際上的嫡長子。司馬衷能夠當上太子,能夠順利接班,固然有一定的外界因素,但如果他真的一無是處,英明神武、生有二十六個兒子的司馬炎,斷然不會把江山交給一個傻得沒譜的白癡兒子。正所謂,知子莫如父。在醫學上,白癡是一種智力嚴重缺陷的精神病癥,同時伴有明顯的生理異常,如思維滯后,手腳蠢笨,感觀遲鈍,說話有障礙等,生育能力也相當差。筆者通過查閱史籍,非但找不到司馬衷患有此類病癥,反倒覺得他是一個能讀會寫、情感豐富、明辨是非、生育能力不弱的正常人。
  
  每一位父親,對自己的兒子總是放心不下,開國皇帝更甚。司馬衷當上太子后,司馬炎對其將來能否擔當重任心存疑慮,甚至通過“以尚書事,令太子決之”的辦法,來考察司馬衷的理政能力。司馬衷生于安樂,沒有經過政治歷練,自然難以應對,太子妃賈南風和給事張泓串通,由張泓事先把答案寫好,司馬衷依樣畫葫蘆“書之”,結果“武帝覽而大悅”。有人將這件事看作是司馬衷“白癡”的佐證,其實不然。類似的政治作弊,曹植和楊修也曾搞過一次,難道能依此否定曹植在文壇上的“八斗之才”嗎?此外,司馬衷即位后,凡有詔命,“帝省訖,入呈太后,然后行之”;誅殺司馬亮、衛瓘時,也是由司馬衷“作密詔令”。由此可見,司馬衷雖然不懂或不熱衷政治,但讀文、寫字甚至擬發詔令還是沒問題的。
  
  除了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外,司馬衷對數字也是有概念的,甚至是很敏感的。西晉后期變故迭起,戰亂不停,“及王浚攻鄴,志勸穎奉天子還洛陽。時甲士尚萬五千人,……俄而眾潰,唯志與子謐,兄子綝,殿中武賁千人而已,……而人馬復散,志于陣中尋索,得數乘鹿車,司馬督韓玄收集黃門,得百余人。志入,帝問志曰:‘何故散敗至此?’志曰:‘賊去鄴尚八十里,而人士一朝駭散,太弟今欲奉陛下還洛陽。’帝曰:‘甚佳。’于是御犢車便發。”看到身邊侍衛的數量急劇減少,司馬衷便有“何故散敗至此”的發問;聽到盧志“賊去鄴尚八十里”的匯報數字,司馬衷覺得“甚佳”,才同意向洛陽進發。此外,通過司馬衷與盧志的一問一答,我們還可以看到司馬衷關心時局變化、順應形勢發展的一面。
  
  司馬衷對外界感觀能力較強,經常有真摯的情感表露。如,開國元勛陳騫去世“及葬,帝于大司馬門臨喪,望柩流涕”。建武元年,“至溫,將謁陵,帝喪履,納從者之履,下拜流涕”。光熙元年“六月丙辰朔,帝至自長安,升舊殿,哀感流涕”。能夠“望柩流涕”、“下拜流涕”和“哀感流涕”,說明司馬衷對外界事物有較強的感知能力,并且有相應的情感表達方式。當環境發生變化時,司馬衷還能夠根據情況改變自己的言行舉止。洛陽被大將張方攻占后,張方帥騎三千“方拜謁,帝躬止之”。司馬衷被張方劫持到長安后,司馬颙帥官屬步騎三萬,迎于霸上,“拜謁,帝下車止之”。在宗室爭權奪利的混戰中,司馬衷身處屋檐下,能夠處亂不驚,能夠對臣下恭謙禮讓再三,說明他不但不傻,而且還很識時務。
  
  征伐皇太弟司馬穎,是司馬衷生命中最危險的一次血腥經歷。蕩陰之戰中,由于潰敗,司馬衷的“乘輿委地”,他本人也身重三箭。在飛矢交前的情形下,“百僚奔散,唯侍中嵇紹扶帝”。敵將要殺嵇紹,司馬衷阻攔說:“吾吏也,勿害之。”敵將說:“受太弟命,惟不犯陛下一人耳。”于是,司馬衷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嵇紹被殺,血濺龍袍。在自身難保的形勢下,司馬衷還能想著保護屬下,但由于自己的權威掃地而無能為力,對此他一直耿耿于懷。事后,敵將準備為司馬衷換洗沾滿鮮血的衣服時,司馬衷說:“嵇侍中血,勿洗也。”意思是說,這上面是嵇紹的血,你們不能洗去。司馬衷用這種方式,對敵將的殘忍行徑表示了抗議,對嵇紹的忠心赴死表露了哀思。試想,這是一個白癡所能做出來的嗎?
相關文章推薦:
  • 晉惠帝司馬衷:愚癡也能做皇帝
  • 司馬衷怎么死的?晉惠帝司馬衷簡介
  • 晉惠帝真的是“白癡皇帝”嗎?
  • 白癡皇帝
  • 司馬德宗是白癡皇帝嗎?
  • 白癡皇帝:晉惠帝
  • 晉惠帝司馬衷是傻子白癡嗎?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