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黨史故事 >

陳伯達出獄后的秘密生活

發布時間:2015-04-19 18:47:36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陳伯達出獄后的秘密生活
  如何采訪陳伯達
  
  陳伯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澤東政治秘書,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之一。很多人問我,你是如何采訪陳伯達的?
  
  最初的采訪,卻是十分的艱難。這艱難是雙重的:
  
  首先,陳伯達雖然已經刑滿,但是,他家隔壁便住著公安人員。因為陳伯達畢竟是一個很特殊的人物,他曾是中國的第四號人物,即僅次于毛澤東、林彪、周恩來,所以必須保證他的安全和不受外界的干擾。正因為這樣,盡管北京有那么多的記者和作家,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走進他的家門。
  
  我從公安部獲悉,陳伯達在1988年10月17日刑滿——他是在1970年10月18日被拘押,他的十八年有期刑期便從那一天算起。刑滿那天,公安部在北京一家醫院里為陳伯達舉行了刑滿儀式。當時,陳伯達因急性前列腺肥大癥而住院。十來天之后,我便從上海趕到北京,開始對陳伯達進行采訪。
  
  我能夠從上海得知陳伯達的情況,并且如此及時趕去采訪陳伯達,不言而喻,得益于我與公安部多年的聯系。在采訪馬思聰問題的時候,那四口袋“002號案件”檔案,上午在公安部部長劉復之手中,下午就到了我手中。采訪陳伯達最大的困難在陳伯達本身。
  
  陳伯達曾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他本來就很少接受記者采訪,尤其是在他經過多年監禁,巴不得有一個安靜的晚年。再說,我的采訪勢必要觸及到他極不愿意回顧的那一段歷史。正因為這樣,當他得知我要采訪他,他很明確地說:“公安部要提審我,我作為犯人,只得回答他們的提問。葉永烈要采訪我,我可以不理他!”
  
  雙重身份陳伯達應該怎樣稱呼
  
  此外,還有一個特殊的困難,他是福建人,他的普通話極為蹩腳,一般人難以聽懂。
  
  我在上海的時候,就已經估計到采訪的艱難。事先,我查閱了陳伯達專案的有關材料,查閱了陳伯達的眾多的著作,排好他的年譜。在做好這些案頭準備工作之后,我專程來到北京。我沒有“直取”陳伯達,而是先打“外圍戰”。在北京,我采訪了陳伯達的前后幾位秘書,采訪了陳伯達的老同事、子女、警衛員等等。然后,我覺得有了充分的把握,決定與陳伯達直接交談。
  
  我在打“外圍戰”時,就被陳伯達知道了。他以為,像他這樣的人,還寫什么“傳”?!他說:“往事不堪回首,還是免了吧,我現在還有什么可說的呢?”
  
  雖然他的老朋友把他的話轉告了我,但是,我仍要求跟他見面。我想,我還是能夠勸他接受采訪的。因為我并不是那些追求奇聞軼事的小報記者,我是把“文化大革命”史作為一項嚴肅的研究工作來做。陳伯達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人物。因此,對于陳伯達的采訪,從某種意義上說,是搶救歷史老人頭腦中的珍貴史料。我的本意并不是刻意于為陳伯達寫傳,而是想透過這樣一位特殊人物的人生道路反映那場中國當代史上的浩劫,借昔鑒今,從中汲取歷史的教訓,以防悲劇重演。也正因為這樣,我曾說,我為要寫的《陳伯達傳》,做了十年后出版的準備,但是,考慮到陳伯達已是風中殘燭,對于他的采訪,卻是刻不容緩的了。
  
  在打了“外圍戰”之后,我有了充分的把握,于是,我決定去采訪陳伯達。當然,我深知,這是一次不平常的采訪,我做了充分的準備。就連稱呼,我也做了反復斟酌;叫“伯達同志”,當然不合適;直呼“陳伯達”,畢竟他比我年長一輩;叫“陳先生”,或者叫“陳老師”,也不很恰當……考慮再三,覺得還是叫“陳老”最為妥切,一則他確實“老”,二則這是中國人對年長者的習慣稱呼,親切之中包含著尊敬之意。
  
  在我看來,陳伯達有著雙重身份:他是歷史的罪人,我在寫及“文化大革命”時以批判的目光對待他;他又是歷史的當事人,是我的采訪對象,我要尊重他。
  
相關文章推薦:
  • 陳伯達簡介,陳伯達簡歷
  • 陳伯達面對起訴書哭泣:毛主席還在就好了
  • 陳伯達從風光八面到突然“消失”:僅一年時間
  • 陳伯達:毛澤東身邊做得最久的秘書
  • 頂一下
    (5)
    50%
    踩一下
    (5)
    5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