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軍長征故事 >

血戰湘江全紀錄

發布時間:2015-11-11 16:03:46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借道“南天王”
  
  1934年10月中旬,蔣介石得知紅軍主力有突圍跡象,匆忙趕赴南昌,在紅軍西征路上部署封鎖線。
  
  橫在中央紅軍面前的第一道封鎖線,設在贛西南的安遠和信豐之間,由碉堡群構成,號稱牢不可破的“鋼鐵封鎖線”。防守這道封鎖線的,是被稱為“南天王”的廣東軍閥陳濟棠的粵軍。讓蔣介石料想不到的是,早在1934年4月,陳濟棠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就已經開始尋求同紅軍的聯系。9月,周恩來派專使秘密與陳濟棠取得聯系,向他宣傳“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槍口一致對外”的道理。陳濟棠巴不得紅軍不進入廣東,使蔣介石的中央軍沒有追進廣東、乘機侵占他的地盤的借口。紅軍與陳濟棠達成了借道通過的協議。這樣,紅軍除了與粵軍個別部隊有零星交火之外,幾乎兵不血刃地通過了第一道封鎖線。
  血戰湘江全紀錄
  11月初,當蔣介石判斷出中央紅軍的行動意圖是去湘西北與紅2、6軍團會合后,立即命令薛岳率中央軍追擊,同時命湘軍何健部入湘南布防,陳濟棠率粵軍主力進至樂昌、任化、汝城間截擊。但何健的湘軍還沒來得及部署,紅軍已經撲向第二道封鎖線。此時,第二道封鎖線的主角仍是陳濟棠的粵軍;涇娨粋團意外地與紅軍打了一仗后,11月8日,紅軍在橫列于任化、樂昌之間的粵軍重兵檢閱般的注視下,通過了第二道封鎖線。
  
  湘軍也打“小算盤”
  
  紅軍順利通過第一、第二道封鎖線后,迅速撲向湘南。前進的路上是蔣介石的第三道封鎖線。這道封鎖線設在郴州、宜章之間,守軍為“湘軍悍將”何健的部隊。但何健太了解紅軍的戰斗力了,所以,當他接到蔣介石要他阻止紅軍西進的命令時,心里十分矛盾。一方面,他希望能僥幸成功;另一方面,他也深怕與紅軍拼掉了老本,回頭再被老蔣收拾掉。這種想吃怕燙的心理最終還是讓何健效仿陳濟棠,以“保境安民”為主,追堵紅軍為次,想讓紅軍早些離開湘境。于是他把重兵集結于湘西北,在湘南與廣東的結合部兵力配置則較弱,指望陳濟棠能幫上一把?墒顷悵挠衷趺磿䦷退!至11月15日,紅軍從湖南良田至宜章間突破第三道封鎖線。
  
  紅軍雖然通過三道封鎖線,但也暴露出弱點
  
  紅軍在戰略轉移的過程中,暴露出三個弱點。一是行動遲緩,部隊采取難以機動靈活的方式作戰。由于中共中央機關把大量笨重的物資和工廠機器等“壇壇罐罐”都帶上了,部隊行軍長達160里,一天只能走二三十里;同時,總是采取兩個軍團在左翼,兩個軍團在右翼,一個軍團殿后,中央機關居中的方式,被稱為“抬轎子”式轉移、“甬道式”行軍。二是暴露了轉移的戰略意圖,讓蔣介石判斷出中央紅軍要去湘西北與紅2、6軍團會合。三是優柔寡斷,不善于根據敵情變化及時轉變作戰方向。當紅軍進入湘南地區時,毛澤東曾建議紅軍組織力量反擊,趁國民黨軍各路立足未穩之際,尋殲其一路或一部,改變被動局面。彭德懷亦提議迅速向湘潭、寧鄉、益陽挺進,避免陷入絕境。但是,只顧得消極避戰、一味西進的博古、李德,拒不采納毛、彭的正確建議。
  
  血戰湘江,紅軍突破第四道封鎖線
  
  進入湘南,前面橫亙著瀟水和湘江兩條大河,繼續向前就等于往敵人布好的口袋里鉆。蔣介石認為圍殲紅軍的機會到了,令湘、粵、桂及中央軍共約40萬人對紅軍形成追堵合圍之勢,企圖把中央紅軍扼殺在湘江以東地區。11月25日,中革軍委決定從興安、全州之間搶渡湘江。中央紅軍離開根據地后最大的一場惡仗開始了。
  
  11月27日,紅1軍團先頭部隊順利突過湘江,控制了界首到腳山鋪之間的渡河點。28日,紅3軍團也渡過湘江,并控制了界首以南部分地區。側翼的紅8、9軍團業已占據有利地區,殿后的紅5軍團則扼守要地,遲滯追擊之敵。英勇的紅軍主力軍團,已經搭好了掩護中央縱隊通過的安全通道。此時,中央縱隊距渡江點僅有80公里,如果輕裝急行,即可迅速過江。然而,博古、李德等人仍不肯拋棄從蘇區帶出的笨重家當,在路上足足耗去4天寶貴的時間。此時朝湘江急進的國民黨各路大軍已迫近江邊。為了保證中央縱隊的安全,各路紅軍都陷入了以少打多、以弱對強的被動境地。紅軍廣大指戰員發揚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與優勢之敵展開浴血奮戰,其慘烈程度難以言表。戰至12月1日,中共機關和中央紅軍大部渡過了湘江。但是,因擔負掩護任務而被阻于湘江以東的紅5軍團第34師和紅3軍團第6師第18團,大部壯烈犧牲。
  
  至此,蔣介石精心設置的四道封鎖線均被英勇的中央紅軍突破,對于其重大意義,正如當年親歷其事的李聚奎后來所說:“在贛粵湘桂邊突破國民黨軍設置的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和第四道封鎖線,是中央紅軍長征第一階段的戰斗,也是中央紅軍長征最艱難的時刻,歷時一個半月。在這個階段中,紅軍以‘久困之師’,連續打破了粵軍、湘軍、桂軍和國民黨‘中央軍’三四十萬部隊的圍追堵截,沖出了重重封鎖,渡過了湘江,雖然付出了巨大的損失和犧牲,但粉碎了國民黨蔣介石妄圖消滅中央紅軍于粵湘桂邊境的計劃,充分顯示了中國工農紅軍無堅不摧的英雄氣概,在紅軍長征史上占有一席重要之地。”
  
  湘江戰役是中央紅軍損失最慘重的一仗
  
  經湘江一役,中央紅軍從出發時的8萬余人,銳減至3萬余人。這是“左”傾冒險主義和逃跑主義造成的嚴重惡果,給中國革命造成了巨大的損失。通過第五次反“圍剿”失敗與前四次反“圍剿”勝利的對比,各級指戰員逐漸覺悟出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路線是正確的,部隊中對現行路線的懷疑、不滿和積極要求改變領導的情緒,在湘江戰役后達到了頂點。
  
  長征究竟經過了多少次戰斗?戰果是多少?根據中央紅軍到達吳起鎮與陜北紅軍會師結束長征時,由彭加倫記錄、肖向榮填詞的《遠征曲》這樣總結:“大小五百余戰,計算起來,潰敵四百一十團。”這還只是中央紅軍的情況。
  
  中央紅軍的湘江之戰是紅軍所有戰役中最為慘烈的,這是確信無疑的。
  
  湘江之戰,發生在中央紅軍突破四道封鎖線時。經此惡戰突圍后,紅軍人數從出發時的8.6萬余人,銳減為3萬多人。
  
  湘江之戰前紅軍折損大將損失2萬余人
  
  湘江之戰冠以“慘烈”之名,首先是言其損失的人多。
  
  中央蘇區的第五次反“圍剿”以來,紅軍的硬仗、惡仗、敗仗并沒有少打。
  
  黎川、滸灣、大雄關、廣昌等戰斗,紅軍連遭敗績。尤其是著名的廣昌保衛戰,紅軍血戰18天,傷亡5000余人,最終卻并未能守住廣昌。
  
  湘江之戰開始前,通過前三道封鎖線時,紅軍也遭受了一些損失。
  
  紅軍前進方向上的四道封鎖線,并非同時構筑,而是隨破隨構。親自指揮第五次“圍剿”的蔣介石雖然有時判斷失誤,但他作為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生、黃埔軍校校長、北伐軍高級指揮官,還有一定的戰術素養,對紅軍初期的行動方向判斷也是準確的。
  
  第一道封鎖線在信豐河一線,紅軍對手是粵軍陳濟棠部,當地構筑了很多碉堡。盡管黨中央已經與粵軍有借道的協議,但因消息不暢,紅軍仍然遭到粵軍一些抗擊,損失3700余人,折損一員猛將洪超。洪超18歲參加南昌起義,身經百戰,時任紅三軍團先鋒第四師師長,犧牲時年僅24歲。
  
  通過第二和第三道封鎖線,仍然戰斗不斷。戰斗損失和掉隊、落伍使紅軍分別減員9700余人和8600余人。如此算來,雖經沿途的零星補充,紅軍到達湘江河畔第四道封鎖線的時候,不過6.5萬人。
  
  中共中央在突圍轉移時,是想把根據地從江西搬到湘西,攜帶了印鈔機、石印機等大量的“壇壇罐罐”。主力一、三軍團為左右前鋒,八、九軍團在兩側掩護,五軍團殿后,護衛著龐大臃腫的中央和軍委機關縱隊做甬道式行軍,浩浩蕩蕩,場面蔚為壯觀。
  
  彭德懷對把高度機動、善打能藏的紅軍精兵當做“轎夫”,只能被動挨打的做法非常不滿,憤怒地說:“這樣抬著‘棺材’走路,哪像個打仗的樣子。”
  
  本來在8月上旬,蕭克、王震率領的紅六軍團在江西界首地區順利渡過湘。
  
相關文章推薦:
  • 湘江戰役:突破封鎖犧牲了十幾位高級指揮員
  • 湘江戰役:鮮血與生命鑄就的英雄史詩
  • 湘江戰役:長征中最慘烈的一仗
  • 劉發祥與湘江戰役的故事
  • 劉忠將軍談湘江之戰
  • 頂一下
    (128)
    86.5%
    踩一下
    (20)
    13.5%
    推薦
    • 飛奪瀘定橋的故事

      1935年5月,北上抗日的紅軍向天險大渡河挺進。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都是高山峻嶺,只...

    • 紅軍長征故事:半碗青稞面

      在荒無人煙的草地上,紅軍戰士只有可憐的一點青稞面做干糧。周恩來副主席和戰士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