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軍長征故事 >

過草地戰友遺體成為悲壯“路標”

發布時間:2015-07-06 20:50:21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今天的若爾蓋濕地看上去十分美麗,絢麗的鮮花爭相盛開。
  若爾蓋濕地
  1935年8月中旬,紅軍分為左、右兩路,分別從卓克基和毛爾蓋出發進入生死莫測的大草地。
  
  “那草叢間呈深褐色、透著腐臭味的沼澤,一下子就陷進去了一位戰友,另一位戰友去救,也被拉了進去。早上還在一起吃飯的戰友,眨眼之間就不見了……”老紅軍袁美義回憶說。
  
  進入草地兩三天,紅軍的干糧就基本上吃完了。
  
  “就靠吃野菜、草根、樹皮充饑。”老紅軍彭永清說,有的野菜、野草有毒,吃了輕則嘔吐瀉肚,重則中毒死亡。前邊的部隊還有野菜、樹皮充饑,后續部隊就連野菜、樹皮都吃不上了。
  
  90歲的老紅軍程啟學至今認為,那是自己人生中最苦的時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走完雪山草地后,我身上的皮膚也換了一層,頭發、眉毛、睫毛全部掉光了,2年后才慢慢長了出來。”
  
  “掉隊的人太多,每天能收容掉隊者上百人。晚上露宿,三五人一伙背靠著背休息。第二天起來一推,很多人身體已經冰涼。”長征中,曾負責過收容掉隊戰友的老紅軍袁林說,“不用路標,順著戰友的遺體就能找到前進的路線。”
  
  1935年9月,手握紅四方面軍指揮大權的張國燾公然分裂紅軍,率剛剛走過草地的紅四方軍和部分編入四方面軍中的中央紅軍調頭南下。
  
  “上次死的人已經被水泡漲了,我們就光著腳在白生生的肚子上走,過了那段路就要洗腳,否則要爛腳!”曾經三過草地的劉洪才用“尸水橫溢”來形容再次走進草地的感受。
  過草地戰友遺體成為悲壯“路標”
  “全師1500多人,從草地出來時剩下不到700人。”過草地時任2軍團4師10團副政委的陳浩說,活下來的人,也是靠戰友情、同志愛結成的巨大力量支撐下來的。雪山是哪些,又有多少勇士化山脈?www.puawebsites.com
  
  鳥獸絕蹤的大雪山,荒無人煙的水草地,究竟吞噬了多少勇士?至今也沒有一個確切的數字。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黨史研究室的研究表明,紅軍三大主力在兩年數次過雪山草地期間,非戰斗減員至少在萬人以上。
  
  1935年6月,近2萬人的中央紅軍開始翻越雪山,到8月下旬穿越草地后,在右路的中央縱隊和1、3軍團只剩8000人,在左路的5、9軍團剩下約5000人,減員7000余人。
  
  中央紅軍翻越的雪山主要有夾金山、夢筆山、達古山、亞克夏山、昌德山等5座;紅二方面軍翻越的有玉龍雪山,大、小雪山,海子山,馬巴亞山,麥拉山,德格雀兒山等十幾座雪山;紅四方面軍在歷時1年多的長征中,翻越的海拔44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5座,其中夢筆山、夾金山都是兩次經過。
  
  1936年7月,當紅2、6軍團經過一個月的雪地行軍到達甘孜與紅四方面軍會合時,1萬多人的隊伍減員了2000多人。
  
  海拔4800米的亞克夏山北坡的埡口上,一座紅軍烈士墓躺在積雪云霧之中。
  
  1936年,12名紅軍戰士在長征勝利前夕,長眠在這座雪山之巔,直到16年后,他們的尸骨才被發現。于是,便有了這座世界上最高的紅軍墓。
  
  生命無言。無言的生命為那次悲壯的行軍,標上了精神的高度。
相關文章推薦:
  • 老紅軍講述過草地的故事
  • 三位老紅軍講爬雪山過草地的故事
  • 劉少奇死后遺體全身照片
  • 紅軍爬雪山過草地到底犧牲了多少戰士
  • 過雪山犧牲的戰友被凍成了“石頭”
  • 58年前把黃繼光遺體背下戰場的人
  • 紅軍長征故事:任弼時三過草地
  • 戰場上用嘴替戰友排尿的女兵
  • 左權遺體被日軍挖出照像登報(圖)
  • 老兵憶上甘嶺:戰友被沖擊波震死
    頂一下
    (240)
    85.4%
    踩一下
    (41)
    14.6%
    推薦
    • 飛奪瀘定橋的故事

      1935年5月,北上抗日的紅軍向天險大渡河挺進。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都是高山峻嶺,只...

    • 紅軍長征故事:半碗青稞面

      在荒無人煙的草地上,紅軍戰士只有可憐的一點青稞面做干糧。周恩來副主席和戰士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