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軍長征故事 >

“飛奪瀘定橋”的歷史真相

發布時間:2014-02-25 12:06:00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飛奪瀘定橋”的歷史真相
  這座橋,就這樣突兀地橫亙在眼前。
  
  瀘定橋,一座著名的橋。一座在長征史詩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橋。
  
  鐵索沉沉……鐵索看上去結實可靠。橋下湍急的河水,當然象征逝者如斯,物是人非。
  
  大約四十歲以上的人,大都對那首著名的詩《七律。長征》耳熟能詳:“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毛澤東寫的“鐵索寒”,正是描寫英勇的紅軍突破圍追堵截的敵軍封鎖線,“飛奪瀘定橋”,一舉粉碎蔣介石要共軍做“石達開第二”的預言,絕處逢生,繼續北上長征的軍事奇跡。
  
  然而存有爭議的是:當年的紅軍部隊,是否真的如電影或舞臺藝術作品描繪的那般,由22名勇士們(一說18名)冒著密集的彈雨、在撤掉木板的光裸鐵索上攀爬前行,時不時有人中彈跌落滔滔江水的慘烈場景!
  
  瀘定橋邊扎堆曬太陽的老者告訴我們:當年紅軍過橋,“是從鋪著木板的橋上過去的,守橋的人跑了”。老人對我們關于“紅軍是不是攀爬著鐵索沖鋒”的問話報以憨笑:“那是表演節目噻”。我們詢問的結果是:木板倒是被東岸瀘定縣的守軍撤除了很多的,但是紅軍并未經過慘烈戰斗。那天早上,紅軍扛來很多木板,他們快速地鋪著木板過橋,不久就沖進城門占領了瀘定城。
  
  還有相關的另一種說法。效仿紅軍25000里長征、背包步行的英國年青人李愛德、馬普安在他們撰寫的紀實文學《兩個人的長征》中,描寫瀘定橋這一段時引用了他們采訪當地86歲的目擊者李國秀老人的話:“老百姓在前面帶路,紅軍跟在后面。他們(紅軍)不知道怎么過橋,橋上沒有木板,只掛著鐵鏈。”兩位英國人了解到,李國秀當年就住在大渡河的西岸,一直沒有搬過家。1935年時她家房子全是木頭的,但拆下很多木板給紅軍做新的橋板。
  
  乖乖,又出來了“老百姓帶路”的說法。不過書中記述李國秀當時是在橋西頭的山崗上遠遠看見的,隔著那么遠,說法也就值得質疑;蛟S真是有幫忙鋪木板的百姓?或許是穿便衣的軍人?唯有一條不符合紅軍的戰法:如果當時攻橋部隊是“冒著槍林彈雨攀爬鐵鎖索而過”,李國秀的“百姓帶路”說法就非常奇怪了:紅軍是不可能像日本兵那樣,作戰時讓百姓頂著子彈走在前面的。
  
  帶著“打破沙鍋紋到底”的精神,我查閱了很多相關當事人回憶和歷史資料,終于有了較能說服自己的認識。以下就是我用非軍事語言的白描寫法,對這一事關紅軍生死存亡的重要事件的大致勾勒。
  
  一、命懸一線
  
  中央紅軍(即保衛毛澤東、周恩來等中革軍委、紅軍總部一同長征的紅一方面軍)渡過金沙江后,經會理、德昌、瀘沽等地,挺進大渡河畔的安順場。這條路線與72年前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渡過金沙江后走的路線極為相似。原因很簡單:別無他路可走——左為天險雅礱江和大雪山山脈,右為地勢更為復雜、無法補充給養的彝區大涼山。唯有“一線中通”,但是,卻有洶涌的大渡河橫亙在面前。
  
  在紅軍抵達大渡河前,蔣介石于5月中旬飛抵昆明,調動中央軍十余萬人,川軍五萬余人,在大渡河沿線組成封鎖線堵截紅軍,蔣致電各軍:“大渡河是太平天國石達開大軍覆滅之地,今共軍入此漢彝雜處、一線中通、江河阻隔、地形險要、給養困難的絕地,必步石軍覆轍,希各軍師長鼓勵所部建立殊勛”。
  
  紅軍不是石達開。毛澤東在地圖上思索良久,仍然果斷地用鉛筆在“安順場渡口”字樣上花了一個圈。強攻!別無他路。
  
  不過,稍早時就命令紅一軍團參謀長左權率紅二師五團在大樹堡佯渡,并廣為散布我軍將由此過河,去攻打成都的消息。使敵人以為紅軍可能走通往富林的大道,一時半會兒到不了安順場。
  
  這一邊,紅一軍團第一師英勇善戰的紅一團,在團長楊得志率領下,作為全軍的先遣隊,經過一晝夜140多里的急行軍,迅即搶占了大渡河南岸安順場渡口,并且難能可貴地尋搶得渡口唯一的一艘木船:一艘令后世全世界的軍事史專家如何評價都不過分的“救命船”。
  
  照理,既然得知紅軍要來,所有渡河工具理應銷毀或藏匿,為何還有此漏網之船?
  
  歷史有時就是如此詭譎,卻又如此順理成章:當時,奉命在南岸守衛安順場渡口的,是國民黨彝務總指揮部下屬的川軍營長賴執中,北岸是四川軍閥劉文輝的第五旅第七團一個營。該營從南岸撤到北岸時,本已將南岸的渡河船只、糧食全部集中到北岸,并在南岸安順場滿街堆積柴草,準備放火燒盡民房。而賴執中,偏偏是當地的地主出身,安順場的一大半房屋和財產是他家的,他舍不得在紅軍到來之前就付之一炬。ㄟ@里又一次印證了“財生是非”的“魅力”,我很慶幸當時沒有“本地籍官員回避制度”,哈哈)這土財主尚有僥幸心理:紅軍不是東去往富林和漢源方向了么?紅軍一走,一切還不是照舊是我的天下?于是,他相當自作聰明地留下一艘“以備萬一”逃生所用的小船!并且打著如意算盤:即便紅軍真的來了,我上船劃到北岸還來得及。
  
  偏偏紅軍作戰意圖和行軍速度,從來就是對手無法料及的。這唯一的一艘船就這樣“有如神助”地落入紅軍手中。
  
  25日晨,紅1團第1營17名勇士和四名船工,就是乘坐這艘神奇的小木船,在右岸火力的支援下奮力劃向對岸并登陸成功?刂屏硕煽诤,后續部隊及時渡河增援,一舉擊潰川軍1個營,鞏固了渡河點。
  
  由于安順場水流湍急,不能架橋,一條小船渡河,要渡到何時!雖然后來又找到兩只小船,時任中央紅軍先遣隊司令的劉伯承算了一下,小船往返上下人一次共約一個小時,照這樣的速度,全軍渡河要一個多月,這還不是等死?
  
  此時,主持中央軍事工作的毛澤東、周恩來及紅軍總司令朱德都來到安順場。經過集體研究,由朱德向各軍團首長發出電令,決定兵分兩路,分別沿大渡河兩岸北上,相機誓奪北邊320里之外的瀘定橋!這是唯一的辦法!命令為:紅一師和軍委干部團為右縱隊,由劉伯承、聶榮臻率領,從安順場繼續渡河后,沿大渡河東岸北上;以紅二師、一軍團指揮部和五軍團為左縱隊,由林彪率領,不再渡河而直接沿大渡河西岸北上,兩路縱隊夾河而上,協同奪取瀘定橋。
  
  此時,蔣介石也料定到紅軍唯有此著!他電令加強瀘定橋和瀘定縣城的守衛,并急調川軍2個旅火速增援瀘定橋!
  
  二“飛奪”的真正意涵
  
  紅軍的危機并未因為突破安順場而解除!他們現在要與川軍展開一場行軍的比賽!
  
  27日晨,左路部隊紅1軍團第2師第4團,由團長王開湘、政治委員楊成武率領從安順場出發,作戰行軍80多里,于晚間接電報,中央軍委電令紅四團:奪橋日期提前一天,務必在5月29日敵增援部隊到達前奪下瀘定橋、占領瀘定城。而在接到電令的時候,紅四團距離瀘定還有240華里路程。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按照正常的行軍速度,一天一夜要趕完240華里有如天方夜譚。何況這時紅四團剛經過戰斗,全團疲憊萬分,加上山道又窄又滑,當時正下著大雨,怎么才能完成中革軍委交待的任務?
  
  然而紅軍的行軍速度又一次締造了奇跡。“不完成就是死路一條!”時任工兵連戰士的老紅軍吳清昌回憶起當初的情景說。他那年只有18歲。不過在四團團長黃開湘和政委楊成武“走完二百四,趕到瀘定橋”的鼓動下,從28日凌晨開始,全團人不顧一切地跑步前進。天不知不覺黑了,如注的大雨澆滅了火把。餓了就抓一把生米邊跑邊送進口里。吳清昌回憶,途中有人體力不支倒下去了,掉隊的也不少。“那個時候我看了看部隊,跑丟了三分之二!”,吳清昌說。有一段路,河對岸川軍劉文輝的一個師向瀘定橋增援的隊伍舉著火把有如長龍。敵人吹號詢問,四團的司號員也干脆吹號回答,還索性點亮火把,冒充安順場退下的川軍。后來大概對岸敵人累得不行宿營了,紅四團的人還在拼命往前趕!5月29日凌晨,紅四團“跑到”了瀘定,占領了橋西。
  
  至此我才知道,飛奪瀘定橋的“飛奪”,其實不是如我早先理解的“從高空懸掛的鐵索上如同飛鳥般攀爬飛渡而過”,而是“一晝夜飛行軍240里”的意思。飛奪瀘定橋的勝利,其實更來自于紅軍的腳板比敵軍快!或者,那真是“死到臨頭”的人,才能有的生命的潛能?
  
  三迂回分隊先于奪橋勇士攻擊進城
  
  接下來的事實有點“顛覆歷史”。
  
  到達瀘定橋西岸后,面對被守軍撤走大部分橋板的鐵索橋,“兵不厭詐”的古訓又一次發揮作用。團領導把戰士們分成三撥,一撥(第二連)負責奪橋,一撥收集好槍負責火力掩護,另一撥也就是七連,負責從下游2公里處偷渡過河,再和奪橋部隊配合,夾擊守城敵人。
  
  七連迅即來到橋下游2公里處的河灣處,就地捆扎兩只木排。由于此處地形隱蔽,吳清昌和他的六十多位戰友,撐著“好像被水一沖就會散”的兩只木排,竟然悄悄地全部渡河成功。
  
  過河之后,七連搜索前進。在接近瀘定城約250米的地方,他們被敵人發現了。“有個敵人喊了一聲,接著許許多多的子彈就飛過來了。”吳清昌回憶說。“身邊的戰友倒下了,但是大家還是不顧一切地沖鋒。”
  
  現在看起來,正是由于第七連乘筏渡河并從東岸對縣城和橋東守衛隊的攻擊,瀘定守軍軍心大亂,守橋部隊稍作抵抗便棄橋而逃,因此對西岸的22名突擊勇士沒有制造更多的麻煩!
  
  “至今我仍然為七連的戰友們感到驕傲!雖然我們并沒有二連那么有名。”吳清昌說。
  
  當然,整個“飛奪瀘定”作戰勝利,也與右路業已渡河的劉伯承聶榮臻所率紅一師及干部團一路攻擊北上、直插瀘定的行動相關。右路軍在一路遭遇的是原先就布陣好的封鎖線阻擊,他們一路打的擊潰戰(即不戀戰,只是殺開一條路)比左路軍多且激烈,但是正是這種一路直搗瀘定的行動,令瀘定守軍有一種“紅軍未到軍心已亂”的局面,不知道兩岸到底來了多少紅軍!
  
  過去寫瀘定橋戰斗的文章,多寫西岸紅四團22位奪橋英雄的戰斗情況。實際上,正如聶榮臻元帥所說:“這次勝利,是幾個部隊自覺地互相在戰術上密切配合,執行統一戰役計劃取得的結果。”
  
  關于攻橋突擊隊的真實細節,聶榮臻元帥在他的《紅一方面軍的長征》一文中記述道:四團突擊隊是“冒著東岸敵人的火力封鎖,在鐵索橋上邊鋪門板邊匍匐射擊前進”,這個說法已經糾正了“攀著橋欄,踏著鐵索向對岸沖”的夸張描述。按照聶帥的說法,發起攻擊后,守橋敵人在東橋頭縱火阻止突擊隊前進,“這時東岸我軍趕到了瀘定橋,很快將火撲滅,守橋敵人有的倉皇逃跑,有的被我軍消滅,兩岸紅軍在瀘定城勝利會師”。
  
  這就是歷史的真相。
  
  這個真相讓我再次認知:藝術是藝術,戰爭是戰爭。
  
  并且,除了小范圍的戰斗,幾乎所有取勝的戰役,都是綜合因素(無論是否被當事人所認知)和參戰人員協同配合的結果。而不是少數幾個英雄不怕死就能搞定的。
  
  頗有意味的還有一點:在安順場,紅軍是以左權所率一支部隊在渡口下游佯攻,而實則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攻擺渡過河,變不可能為可能。而在瀘定橋,紅軍在橋下游2公里處的偷渡奇襲,成了奪橋戰役關鍵一步,而奪橋勇士反而成為某種形式的“佯攻”!否則試想:倘若守橋敵軍氣定神閑,優勢火力下,22位勇士要想匍匐爬過100多米的生死線,還不是槍靶子!
  
  1936年,毛澤東在延安會見美國友好人士斯諾時,又一次談到了中央紅軍紅一軍團奪取大渡河的戰斗。毛澤東說:強渡大渡河是長征途中最關鍵的事件。如果在那里失敗了,紅軍就可能被消滅。紅軍之全部渡過瀘定橋,確為紅軍的莫大成功。如紅軍不能過橋,則安順場渡河至北岸之一師,勢將孤軍作戰,而南岸之紅軍主力則必走西康。西康則系游牧區域,糧食宿營,兩感困難。而國民黨軍進剿則以雅安為后方,追剿部隊雖感困難但有后路接濟,紅軍則極難克服困難也。今紅軍全部渡河,自此川陜甘青幾省均將為紅軍活動之地區矣……(文/海岸)
相關文章推薦:
  • 歷史上真實的趙云是怎么死的?
  • 羋八子簡介,歷史上的羋八子
  • 紅軍長征十大歷史事件
  • 岳飛簡介,歷史上真實的岳飛
  • 最后時刻:罕見歷史人物遺容照
  • 飛奪瀘定橋的故事
  • 趙氏孤兒:感天動地的歷史真相
  • 居安思危:蘇共亡黨的歷史教訓(一)
  • 歷史上最長壽的人:活了256歲 娶了24個老婆
  • 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十大美女
    頂一下
    (281)
    74.9%
    踩一下
    (94)
    25.1%
    推薦
    • 飛奪瀘定橋的故事

      1935年5月,北上抗日的紅軍向天險大渡河挺進。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都是高山峻嶺,只...

    • 紅軍長征故事:半碗青稞面

      在荒無人煙的草地上,紅軍戰士只有可憐的一點青稞面做干糧。周恩來副主席和戰士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