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
<dl id="pbfjx"></dl><i id="pbfjx"></i><dl id="pbfjx"><delect id="pbfjx"><font id="pbfjx"></font></delect></dl><video id="pbfjx"></video><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font id="pbfjx"><noframes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i id="pbfjx"></i></video><video id="pbfjx"><dl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dl></video>
<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dl id="pbfjx"></dl><dl id="pbfjx"><i id="pbfjx"><font id="pbfjx"></font></i></dl><video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video><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video id="pbfjx"></video>
<dl id="pbfjx"></dl>
<video id="pbfjx"></video><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noframes id="pbfjx"><i id="pbfjx"><delect id="pbfjx"></delect></i><dl id="pbfjx"></dl><dl id="pbfjx"></dl><dl id="pbfjx"></dl>
歡迎訪問 中華歷史故事網www.puawebsites.com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紅軍長征故事 >

長征最慘烈一戰:紅軍中出現督戰隊

發布時間:2013-02-24 22:49:01 來源:中華歷史故事網 點擊: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當中央紅軍的主力部隊于北、南兩線與湘軍和桂軍展開殊死戰斗的時候,湘江上那條關乎紅軍命運的通道依舊敞開著。盡管各部隊指揮員已經因部隊出現的巨大傷亡而十分焦慮,但是,軍委縱隊距離湘江渡口仍有二十公里的路途。二十公里僅僅是野戰部隊一個短促沖擊的距離,但是中央紅軍各軍團接到的電報顯示:“軍委縱隊要完全渡過湘江,至少要在十二月一日的晚上。”

  

  十一月二十九日這一天,周恩來和朱德趕到了湘江邊上的界首,并在湘江東岸開設了指揮部,指揮紅軍主力阻擊國民黨軍在南北兩面的夾擊,同時指揮陸續到達湘江邊并開始在浮橋上渡江的龐大的軍委縱隊。此刻,他們已了解了紅一軍團和紅三軍團各個阻擊陣地上的情況,他們也收到了各部隊催促軍委縱隊盡快渡江的電報。但是,根據他們的計算,即使到十二月一日,軍委縱隊也不可能全部渡過湘江。為了確保軍委縱隊的安全,周恩來和朱德要求紅一、紅三軍團無論如何要把敵人阻擊住,以確保湘江上那條通道的完整和暢通。

  

  三十日,天氣晴朗。

  

  就在中央紅軍軍委縱隊開始從官山附近向湘江渡口接近的時候,紅一、紅三軍團的阻擊陣地在敵人猛烈的進攻下被嚴重壓縮。紅一軍團在退守到第二線阻擊陣地后,湘軍八個師的進攻在火炮和飛機的支援下更加猛烈。紅軍前沿陣地上的各團指揮所都已基本失陷,各團團長根據炮彈墜落時發出的聲音判斷出落點的遠近,然后他們從一個彈坑跳到另一個彈坑繼續指揮戰斗。紅軍官兵俯在被炸彈炸松的灰土中躲避著彈片,那些還沒來得及轉移下去的傷員不少被埋在了坍塌的工事里。紅一軍團二師師長陳光在向團長們通報要動用師預備隊的時候,團長們突然問:“中央縱隊渡江了嗎”陳光師長回答:“渡了一半!”

  

  紅一軍團指揮部也暴露在敵人的攻擊范圍內了。原來的后方,現在成了前沿。軍團長林彪、政委聶榮臻和參謀長左權將反擊的命令直接下到了團、營,甚至是連。紅軍退守黃帝嶺陣地后,湘軍組織了敢死隊,向紅一軍團各團的阻擊陣地開始了瘋狂的沖擊。湘軍沖擊的兵力已經超過阻擊他們的紅軍十倍以上。紅一軍團各師各團的建制都在激戰中被打亂,紅軍戰士只能從團長們身上背的裝地圖的袋子分辨出誰是指揮員,然后根據不管是哪個團的指揮員的命令,哪里出現危機就不顧一切地沖向哪里。在已經無法在現有的陣地上繼續有效地阻擊敵人的進攻的時候,紅一軍團軍團長林彪和政治委員聶榮臻聯合署名,直接給朱德發了一封電報,要求軍委縱隊和仍在湘江東岸的紅軍部隊三十日晚上無論如何要渡過湘軍。林彪和聶榮臻認為否則的話阻擊部隊將很難堅持,因為紅一軍團的作戰能力已經消耗到了極限。

  

  凌晨三時,中共中央、中革軍委、紅軍總政治部聯名致紅一軍團和紅三軍團的電報到了:“一日戰斗,關系我野戰軍全部西進,勝利可開辟今后的發展前途,退則我野戰軍將被敵人層層切斷……我們不為勝利者,即為戰敗者,勝負關系全局。人人要奮起作戰的最好高勇氣,不顧一切犧牲,克服疲憊現象,以堅決的突擊執行進攻于消滅敵人的任務,保證軍委一號一時半作戰命令全部實現。”——這是對紅一、紅三軍團全體官兵的最后的戰斗動員。

  

  根據電報的要求,已在阻擊陣地上浴血奮戰了三天的紅一、紅三軍團至少還要在阻擊陣地上堅守整整兩天。

  

  此時的湘江渡口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人流旋渦。

  

  從三十日上午開始,軍委縱隊的人馬陸續到達了湘江渡口。遠遠地,由成群的馱著重物的馬匹、被戰士和民夫搬運著的大行李和一眼望不到邊的挑夫組成的隊伍黑壓壓地滾滾而來。軍委第一縱隊緩慢地走上了浮橋。炮彈在江水中爆炸,掀起了沖天的水柱,浮橋開始搖晃,受驚的馬匹驚叫著不肯上橋,馬夫和戰士們咒罵著、抽打著,慌亂的馬匹加劇了浮橋的動蕩。大行李把浮橋堵塞了,人們大聲喊叫著,催促著前面的人趕快讓路,但是動蕩的浮橋使搬運行李的戰士和民夫連站都站不穩。后面又走上來一支隊伍,是紅軍的劇團!小紅軍們已經很疲憊了,抬著的大箱子摔裂開,花花綠綠的服裝和道具撒了出來,小紅軍一邊收拾一邊哭。突然,一顆炸彈在距離浮橋很近的地方爆炸了,橋上的人馬全被掀翻到江里,人在游水,馬在掙扎,江面上漂浮著文件、傳單、蘇區的紙幣和大大小小的書籍……

  

  十二月一日凌晨,中央紅軍于湘江南北兩翼部署的阻擊線都已被壓縮到了通道即將被完全封閉的狀態。從阻擊陣地上送來的告急電報一封接著一封,已經數天沒有吃飯和睡覺的周恩來和朱德面容極度消瘦而又極其嚴峻。這兩位著名的共產黨領導人知道,這也許是決定紅軍生死存亡的最后時刻了。

  

  紅三軍團新圩阻擊陣地的丟失,使桂軍從南面向中央紅軍的中后部直插了過來,不但將擔任后衛任務的紅軍部隊通往湘江渡口的路被完全封堵,同時也從東面向即將到達渡口的軍委縱隊的后續人馬壓了過來。此時負責守衛通道左翼的紅三軍團只剩下界首這一個阻擊點了,紅三軍團使用了所有的部隊在這個幾乎位于渡口的阻擊點上頑強戰斗。而在右翼紅一軍團的陣地上,激烈的混戰場面一直延續著。中革軍委給紅一軍團的命令是:無論如何在中午前保證不讓湘軍突破全州以南的白沙一線。于是,在被聶榮臻稱作“戰斗最激烈的一天”里,紅一軍團的阻擊陣地上到處響徹著紅軍干部“一切為了蘇維埃”的呼喊。在密集的槍炮聲中,前沿的三團陣地再次被敵人突破,三團的紅軍官兵以慷慨赴死的勇氣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擊。在一、二師的接合部,敵人終于撕開了一個口子,紅一軍團的阻擊陣地被敵人三面包圍,二師的指揮所處在了一片槍炮聲中。

  

  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四團團長耿飚看見軍團保衛局局長羅瑞卿提著張開機頭的駁殼槍出現在陣地上。耿飚不由得緊張起來,因為他知道,自凌晨三時起,軍團保衛局組織了一支由“紅色政工人員”組成的戰場執行小組,這個小組的唯一任務就是在戰場上督戰。在阻擊戰已經白熱化的關頭,保衛局長的出現顯然不妙。果然,羅瑞卿直奔耿飚而來,他用槍指著耿飚的腦袋吼道:“為什么丟了陣地?”羅瑞卿在中央蘇區反“圍剿”作戰時負傷,至今腮上有一道傷疤,此刻這道傷疤令耿飚覺得格外異樣。耿飚說:“全團傷亡大半,政委負傷,

  

  我這個團長都和敵人拼了刺刀。在敵人十倍于我的情況下,接合部是在阻擊陣地上的官兵全部犧牲的情況下丟失的。”四團參謀長在一旁補充道:“我們正在組織突擊隊奪回陣地!”羅瑞卿仍是怒氣未消:“四團不該出這樣的事情!立即組織力量把陣地奪回來!”接下來他才緩和了話語:“中央‘紅星’縱隊才渡了一半!阻擊部隊必須堅持!”他掏出一支煙遞給耿飚,“指揮戰斗披著條毯子,像什么話嘛。”警衛員趕緊解釋說:“我們團長一直在打擺子發高燒!”耿飚并沒有因為羅瑞卿語氣和緩了而輕松,他的臉色反而格外凝重了,他說:“這里的每分鐘都得用命來換!”羅瑞卿沒再說什么,轉身下了陣地,走了幾步回頭對耿飚的警衛員說:“過了江,給你們團長搞點藥。”

  

  耿飚事后才知道羅瑞卿之所以怒火萬丈地沖上陣地的原因:從紅一軍團一師、二師失守的接合部沖進來的敵人,竟然一直沖到了紅一軍團指揮部的跟前。警衛員沖近來報告的時候聶榮臻還不相信,出去一看竟嚇出一身冷汗,國民黨軍端著刺刀已經從山坡下爬了上來。聶榮臻一面命令收拾電臺撤離,一面指揮警衛部隊反擊,并且派人去告訴正在另外一山窩里指揮作戰的二師政委劉亞樓。派出的那個紅軍士兵在快速奔跑中草鞋被敵人的子彈打掉了,但是他的腳居然沒有受傷——聶榮臻后來回憶說:“這是我經歷過的最奇特的場面。”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一日中午,李德和博古到達了湘江東岸。眼前的情景令他們感到十分震驚:天上數十架敵機輪番俯沖,即使浮橋已經斷了,轟炸和掃射依然猛烈,江水不時地被激起數道水柱。湘江江面上漂浮著竹竿、木板、各種雜物以及人和馬的尸體。那些還沒有被炸斷的浮橋上擁擠著行進的隊伍,人聲馬鳴鼎沸,不斷又有人和馬跌入江中。在江邊的渡口處,除了等待渡江的人群外,還堆著沒有炮彈的山炮、印刷機、縫紉機、機床零件、行李、炊具、擔架……

  

  指揮渡江的周恩來在混亂的人群中看見了毛澤東。頭發長長的毛澤東向湘江岸邊走了過來。在環視了這個極其混亂的渡口之后,他對周恩來說:“恩來,我們到了。”周恩來說:“安全到了就好,立即過江吧”。

  

  這時,從界首方向沖來的桂軍距渡口僅剩不足兩公里了。

  

  敵人的子彈甚至已經打到浮橋上。

  

  毛澤東走上了浮橋。

  

  至十二月一日十七時三十分,軍委縱隊全部渡過了湘江。(本文摘自《長征》作者:王樹增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相關文章推薦:
  • 紅軍長征十大歷史事件
  • 長征的故事:七根火柴
  • 紅軍長征故事:半碗青稞面
  • 長征中的小故事
  • 老紅軍講述過草地的故事
  • 三位老紅軍講爬雪山過草地的故事
  • 長征故事:金色的魚鉤
  • 長征故事:強渡大渡河
  • 長征故事 長征小故事
  • 紅軍長征故事:豐碑
    頂一下
    (126)
    82.9%
    踩一下
    (26)
    17.1%
    推薦
    • 飛奪瀘定橋的故事

      1935年5月,北上抗日的紅軍向天險大渡河挺進。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都是高山峻嶺,只...

    • 紅軍長征故事:半碗青稞面

      在荒無人煙的草地上,紅軍戰士只有可憐的一點青稞面做干糧。周恩來副主席和戰士們一樣...